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今古轶闻

第六十五回 刘季玉死撑脸面 李雨轩再创奇迹文字大小:  

鲜花:49朵  送花   作者:东方鹰     阅读:1544     发表时间:2015-01-09 20:06:33    评论:2     字数:3262

【编者按】【编辑:波澜】

  
  
  却说关羽、太史慈闻先锋官阵亡,火速率部队向金蝉部靠拢,飞遣小校报与副先锋得知。关羽建议金蝉将军暂缓孤军突进,待一梯队到达后再行定夺。
  金蝉闻讯,悲痛万分,昨日与军师李宇轩分别时的情景历历在目:“雨轩是想故意把主力暴漏给西川军,而选择适当时机给对方以重创。想法是大胆的,一旦战争打响,而你就会成为西川军攻击的主要对象,冒险性是很大的。这样吧,我战斗经验比你丰富,与西川军回旋的事就交给我,你率大部队西进。”脑海回忆起与军师争论时的情景。关羽防孤军冒进的建议很好,只是战机一晃即逝,金蝉维持与后续的联系,果断往前推进。
  刘璋也接到孟忧报来的消息,孟获与敌先锋李宇轩坠入山涧身亡,这个损失太大了。虽然敌军损失了一名先锋,但我军损失的却是建宁防御的主将。他转身对法正说:“孝直,我们一定要敲掉东方军西进的主力,金蝉到了什么位置?”
  “快到猴跳崖了,那里两厢怪石嵯峨,剑石穿天,很适合伏兵袭击。我已派秦宓、王累布下机关,只要锁住退路,金蝉就没有那么好容易溜掉了。”法正说。
  “好。咱们就利用山川地势作作文章。咱们也往前推进吧。”刘璋说。
  金蝉憋着一肚子愤怒,催着部队前进。关羽听说,与太史慈合计,丢下辎重,只率2000精兵迎头赶去。
  孟获被军士抬着,轻易度过西川兵布置的暗哨迷魂阵,与孟忧接上头。孟忧知道缘由后,即率军倒戈,投奔东方军。
  孟获建议,由孟获带领原部,与东方云、魏新荷直取建宁城。由孟忧领路,文昕阳、李宇轩、张任去猴跳崖,袭击西川伏兵。众将同意孟获提议,兵分两路,即刻行动。
  孟获这一路,沿途军士见太守归来,纷纷让路,孟获来到城下,喝令军士放下吊桥,以放部队进城。忽城楼闪出一将,大声喝道:“孟太守回来了,你不是阵亡了吗?咋又在这里疑神疑鬼?”说话的是刘璋的堂侄刘潇。
  “混小子,竟敢对本将军吆五喝六,还不放下城门?”孟获厉声说。
  “你这逆贼,竟叛主赚我城池,还不给我拿下!”刘潇说完,只见孟获身旁一亲兵手持利剑向孟获刺去,说时迟那时快,东方云见状,啪地一掌向亲兵击去,将其毙于马下。楼上箭的如雨,东方云大怒,一声虎啸,八步赶蝉,跃上城楼,挥掌向刘潇击去,刘潇来不及阻挡,当场毙命。
  魏新荷一招黄莺展翅,燕子穿林,转身云手,顺水推舟,弓弩手霎时身首异处,如砍瓜切菜一般,纷纷滚下城楼。那些士兵哪有见过这阵势,纷纷放下武器。一时城门大开。
  孟获大喝一声:“放下武器,顽抗者死!”一时叮叮当当地声音不绝,东方云、魏新荷迅速占领建宁城,进城安民。
  且说金蝉孤军深入,心里憋着师侄阵亡的死讯,力争为军师李宇轩报仇。部队进入猴跳崖,霎时退路被封锁,那股无名火一下上来了。她吩咐部队盾牌护体,龟缩不动,突然跃上左边悬崖,甩手一束响箭,西川兵纷纷掉下悬崖。
  “给我往死里射,把那个狂妄的家伙扫下悬崖!”说话的是西川兵将领王累,一时飞的如雨。
  金蝉挥动双剑,箭的纷纷坠落。忽地腾起,一个鹞子翻身落到王累背后,王累见金蝉如此身手,大吃一惊,提剑来迎,只5个回合,被金蝉一招黑虎掏心,刺中坠于崖下。众军士见金蝉威猛,纷纷放下武器,左崖伏击被攻破。
  金蝉正当返回,忽见右崖军士纷纷掉下悬崖。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声摇撼山谷,崖边碎石溅落。不一会,退路被打开。一队人马进入峡谷,抬头看时,正是关羽和太史慈将军。
  金蝉落下,与关羽、太史慈见面,右崖跃下四位将军,他们是李宇轩、文昕阳、张任、孟忧。
  “文昕阳、李宇轩参见金师叔,见过各位将军!”
  “这是怎么回事,李宇轩军师不是阵亡了吗?”关羽一头雾水,众将面面相视。
  “哈哈,阎王见宇轩太年青了,不收!”李宇轩说完,哈哈大笑,“各位将军,是这样,李宇轩与副先锋金蝉议定,兵分两路,金蝉走大路,吸引西川军主力;宇轩走山路,击溃山地伏兵。宇轩在苍龙岭遭孟获埋伏,所带600精兵全军覆灭。孟获偷袭宇轩,宇轩挥锤还击,双方失势掉下峡谷。孟获在前,宇轩在后,跌落在离主峰约300米的一潮湿溶洞。孟获被跌落的紫金锤砸中小腿,我注意控制下跌速度,下跌溶洞时也摔了个仰面朝天。刚跌下溶洞,只听阴风阵阵,一条大蟒张开血盆大口,向孟获袭击,我急中生智,一对紫金锤扔进蟒腹,那蟒动弹几下,瘫在那里。孟获因宇轩救了他性命,化解了敌意。孟获告诉宇轩,建宁地形复杂,土著居民上山打猎都自带解药,一粒药丸可管半日之内,这种药丸孟获身上就有。溶洞视深浅而定,穴居着各自毒虫。我们刚好跌在巨蟒生存的溶洞,其毒物数量、种类比一般洞穴多一些。只是巨蟒在前,一般毒物不敢造次。如果数日内巨蟒腐烂那情形将不可收拾。我问孟获有什么办法能够出去孟获说,只有设法和外界联系,我后悔没听师叔的话,把两枚轰天雷带上。”李宇轩歇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突然想起师祖,我的外公东方云,要是他在就好了,我可以用虎啸功传递信息。也许是天佑东方,我外公因心灵感应来到大本营,见到了我的姨母东方雨。大姨以为我阵亡,正愁没办法向我母亲第六军团长魏新荷交待,外公的到来,气氛更加紧张。外公知道原委,说我还活在世间。于是亲点我母亲魏新荷,我表哥第三军团军团长文昕阳,将军张任前往苍龙岭救人。一日后,刚好我发出的信息被赶到苍龙岭的外公东方云收悉,即决定由我母亲魏新荷布置五行阵,张任将军控制面上,外公东方云、表哥文昕阳下潜谷底救人。东方云、文昕阳发虎啸功探路,我们接上信号,二将军飘入洞内,被眼前的情景大吃一惊。洞内腥风阵阵,决定以三级跌送救人出洞。孟获有伤,先将孟将军送上顶层。尔后递上兵器,我们翻上苍龙岭。东方云将军决定,助我军拿下建安。于是孟获将军被人抬着,我们穿过敌暗哨迷阵,孟获说服孟忧将军投奔我军。兵分两路:一路由孟获将军带路,与东方云、魏新荷将军拿下建宁城;一路由孟忧将军带路,从左后侧直插敌埋伏阵地,我们拿下秦宓。”
  李宇轩说完,又说:“经过就是这样!”
  “李军师真乃福将!”太史慈说。
  “报告军师,西川军主将刘璋率法正前来救援!”
  “众将听令:关羽、太史慈从右侧,文昕阳、张任从左侧,我和金蝉从中间迎击西川兵马,孟忧随后续部队跟进!”
  “是!”众将翻身上马,如箭离去。
  “报告主公,我西川伏兵左翼王累被金蝉斩杀;右翼遭文昕阳、李宇轩、张任袭击,孟忧投奔东方军,西川兵全军覆灭。”小校报告说。
  “什么?李宇轩还活着?”刘璋几乎坐立不稳,他原赖以对抗东方军的地形优势,顷刻间化为鸟有,孟获战死,孟忧叛逃,哥俩对比如此鲜明。刘璋一阵昏眩。
  “主公,看来我们只有撤回建宁,再作下一步打算?”法正一旁建议说。
  “看来只有这样了!孝直,咱们走!”刘璋说。
  “报告,东方军关羽、太史慈、文昕阳、张任、李宇轩、金蝉六位将军单人独骑,杀奔而来!”
  “什么,也太欺负人了吧?弓箭手,准备。”法正下达命令。
  右侧将领关羽、太史慈双至,法正一声令下,箭的铺天盖地飞来。关、太二将挥动兵器,箭的纷纷溅落。关羽大喝一声,士兵魂飞胆裂,一把青龙偃月刀削向敌阵,刀花起处,人头滚落。法正舞剑,被太史慈接着,三个回合后,太史慈长枪一抖,法正露出破绽,被太史慈一把掳了过来。左翼文昕阳、张任追击刘璋,那刘璋一看来了两位名将,头也不回,伏鞍便逃,那些军士,开始有跟着逃的,后来实在跑不动了,便扔了兵器,一旁待着。
  文昕阳对张任说:“咱俩打一赌,谁先擒获刘璋为胜者,败者跟胜者牵马执鞭,怎么样?”
  “军团长这个赌好玩,公平,我输了,跟军团长牵马执鞭倒还说得过去;如果我赢了军团长可就掉价了……”张任说着,纵马狂奔。
  “那可不一定!”文昕阳银驹飞驰,犹如黑夜划过一道闪电。
  八蹄得得,尘土飞扬。眼看张任坐骑快文昕阳一丈,千钧一发之际,文昕阳一声虎啸,银镖马哧地一声跃起,从刘璋坐骑飞了过去,文昕阳伸手一揽,刘璋被擒。张任二话不说,翻身下马为文昕阳牵马执鞭。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吉林老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02-09 13:13:25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6 12:22:05给您送了鲜花39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