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今古轶闻

第六十二回 云中龙智取成都 刘季玉逃离蓉城文字大小:  

鲜花:49朵  送花   作者:东方鹰     阅读:1982     发表时间:2015-01-09 19:52:59    评论:2     字数:3636

  
云中龙根据成都城布局特点,确定由军师李宇轩、将军陆逊攻打成都太城北咸阳门,云中龙、张松攻打太城北朔门,将军金蝉、马超攻打太城南江桥门。
  太城北咸阳门守将王累、吴懿,太城北朔门守将吴班、吴兰,太城南江桥门守将孟忧、秦宓,少城南面的阳城门守将法正、宣明门守将刘璋,西面的市桥门(石牛门)守将孟达、直西门守将孟获。刘璋这样一个阵势,似乎铁桶一般。殊不知东方军展开的最大规模的离间计,正加速西川军的火速崩溃。
  5日后的旁晚,云中龙率领的涪城各部到达成都城下。二个时辰后,李宇轩、云中龙、金蝉部完成了对刘璋成都太城各要点的围攻部署。云中龙部旌旗严整,一看便知道训练有素。西川兵那见过这般阵势,开始好奇,窃窃私语,继而转为莫名其妙地恐慌。
  北朔门守将吴班、吴兰,是东方军重点策反对象。骠骑将军吴班,开始还有点举旗不定,今见东方军已兵临城下,那一颗不安的心终于锁定。
  “吴兰将军,咱们追随刘璋已有多年,刘胸无大志终不是行事的主儿。纵观当今天下,东方雨运筹帷幄,英雄盖世,诸路枭雄,悉数归顺,我西川弹丸之地,终归一统。你我何不就此投奔明主,也好干一番事业。吴兰将军你看如何?”吴班对吴兰推心置腹。
  “骠骑将军所言极是,今东方军大军压境,以我西川之力,难以对付东方剽悍之师。战必败,守必亡。昨东方军谋士苟彧一席话,使在下茅塞顿开。东方军向来以德服人,战场上恩威并重,所以,投奔东方雨是当务之急,也是明智之举。”吴兰接着说。
  “既然这样,等下你我索性打开北朔门,迎东方军主将云中龙入城。然后引东方军主力骗开少城南阳城门,拿下法正。”吴班坚定地说。
  “此计甚妙!就由我来对付法孝直。咱们阵前建功。”吴兰接着说。
  “咱们先派员与东方军统帅部副军师云中龙联系,以备周全,吴兰将军意下如何?”吴班提醒说。
  “我看就由骠骑将军您动笔吧,我吴兰听您吩咐。”吴兰说。
  “那好,我这就写封书函。”吴班说完,挥笔而就,传贴心家将拿来弓箭,嗖地一声将信函射入东方军营盘。
  小校将信函交与云中龙。
  云中龙展开信函:“副军师阁下:今云将军率铁军兵临城下,西川守将吴班、吴兰,欲投东方明主,决定阵前起义。午时三刻敞开北朔门迎东方军入城。我和吴兰将军计赚少城南阳城门,助云将军建功,拿下成都。吴班手笔。”
  “好!”云中龙转头叫杨松:“主公的离间计奏效了,吴班、吴兰决定助我破城。”
  杨松:“吾主威德天下,这成都虽然城池坚固,可人心早已向着主公了。恭祝副军师旗开得胜。”
  “传令众将官,准备进城!”云中龙发出指令。
  且说太城北咸阳门守将吴懿,经东方军第二军团军团长文昕阳、军师徐庶,第七军团军师魏梦远等人轮换派员离间,最后由原西川军益州从事、现东方军第八军团永安将军张任从中说合,吴懿决定放弃抵抗,投奔东方军。
  另一名将领王累,目睹东方军连连得胜,目前兵临城下,那种心情,七上八下,心绪烦乱。他找到主将吴懿:“子远,你说主公保卫成都,有把握吗?”
  “有没有把握不是我们作臣子考虑的问题,我只知道成都再坚固,也挡不住人心向背。洛阳、长安、金陵、北平、襄阳、太原、建业、许昌,这些大都市与成都相比如何,都不落入了东方版图。”吴懿显示出忧心忡忡的样子。
  “当今天下,东方雨叱咤风云,运筹帷幄,众多诸侯,先后被其征服,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主支撑西川,已有几十年的光景,真不知道这种局面还能维持多久?”王累接着说。
  “就说当前吧,西川兵弱将寡,挡得住东方虎狼之兵吗?曹操以天子挟诸侯的人物,都败在东方雨手下,什么结局,大家不都明眼观着吗?”吴懿继续说。
  “你说的也许是实事,只是当前军心涣散,要打好这一仗也很难!”王累说。
  “王将军,你看攻城部队已经开始行动了!”吴懿说。
  “那我们得好好准备准备,给敌以迎头痛击。”王累说,接着去了城门箭楼。
  午时三刻,吴班准时打开北朔门,东方军云中龙、杨松部悄然进城。
  突然间,吴兰部被人追赶,呐喊声彼起彼伏。
  吴兰率军来到少城南阳城门,部队丢盔卸甲,凌乱不堪。
  吴兰大喊:“法太守,我是吴兰,太城北朔门大开,吴班投敌,云中龙已杀入太城。追兵以至,请太守开门,放吴兰入内!”
  “你真是吴兰?”法正站在箭楼,见远处云字帅旗下,一队人马,杀奔而来。于是大喊:“城门守卫,放吴兰将军入内。”
  南阳门放下吊桥,吴兰率军入内。军士再度将吊桥吊起,城门自动关闭。
  云中龙、杨松、吴班被阻在少城南阳城门外。
  吴兰三步并作两步,快步来到护城楼道。“罪将吴兰晋见太守!”
  “吴将军辛苦!”法正起身迎见吴兰。
  突然间,吴兰一个箭步,横剑将法正挟持。
  “吴兰,你?”法正怒目圆睁。
  “法孝直,对不起,打开城门!”吴兰手下将校已封住退路,法正亲兵乖乖待在一边,城门大开,云中龙率军进入少城。
  法正作梦也没想到,聪明一世的他,居然被手下利用,他布置周密的护城计划,几个时辰便化为泡影,此乃人心向背,天意,天意呀!
  太城北咸阳门,军师李宇轩、将军陆逊适时发动了进攻。李宇轩叫陆逊组织兵力架设井阑、投石机,准备攻城。
  投石机是一种极好的攻城武器。中国的投石机最早出现于战国时期,用人力在远离投石机的地方一齐牵拉连在横杆上的梢(炮梢,架在木架上,一头用绳索栓住容纳石弹的皮套,另一头系以许多条绳索,方便人力拉拽)将石弹抛出,分单梢和多梢。最多的有13梢。吊杆长15米左右,平衡重锤为10吨的抛石机能将90公斤到136公斤的石块抛射约274米的距离。可把巨石投进敌方的城墙和城内,造成破坏。
  井阑,一种高於10米以上的攻城武器,用来攻击城墙上的守军,并保护正在爬越城墙的己方士兵。井阑是移动箭楼,可攻击城墙上敌军的攻城兵器。架上它,任何兵种都可远射。一般搭至3层半高,底下安上滑轮,居高临下移动扫射。
  只听李宇轩一声号令,东方军弓箭、巨石飞向城楼,咸阳门守军突遭袭击,一时慌乱四散躲避。王累避开风头,东方军一停,又喳喳呼呼督促西川兵往下放箭,如此三番五次,弄得士兵狼狈不堪。而吴懿管区,却按兵不动。说来也怪,东方军的弓箭、巨石只飞向箭楼,这是李宇轩对吴懿的一种试探,如果三次攻击后,吴懿按兵不动,那吴懿就践行了誓约。
  接着,李宇轩跟陆逊交待,第四次攻击时,李宇轩只身跃上箭楼,解决箭楼顽敌。所以要求井阑注意发射密度,压制敌弩兵射击。陆逊答应一声,组织火力劲射,很快箭楼之敌又龟缩到掩体内。
  说时迟那时快,李宇轩眨眼功夫已登上箭楼。一对紫金锤指东打西,舞得虎虎生风,繁星点点。撞着即死,碰着即亡。不一会功夫,箭楼军士死伤一半。李宇轩发一声喊,如同虎啸山林,功夫弱的,已震落兵器。
  王累听见虎啸,知道箭楼杀进高手,一转弯,便见一员小将金盔金甲,手持紫金锤,威风八面,守城军士被打得七零八落,哭爹喊娘。王累见状,持剑上前,交手只一回合,便觉双手发麻,第二下,手中剑便被磕飞,吓得面色紫青,拔腿就跑。
  李宇轩被逗乐了,心想西川还有这样的蹩脚将领,武艺不精不说,二个回合便撒腿就跑,可笑可笑。一个纵步将那人擒在手里,喝问:“尔是谁?”
  “王累!”
  李宇轩将王累一放:“真他妈的窝囊,下令打开城门!”李宇轩严厉地说。
  王累:“这……”
  “什么这呀那的,再不开门,我就拿你祭旗!”李宇轩喝令道。王累吓得面无土色,马上吩咐小校打开城门。
  一小校策马快至,翻身下马:“报告军师,云中龙将军已率部攻破少城南阳城门,俘获太守法正。军团长谢雪莲亲率援军由太城北朔门进入,正向少城西面的市桥门进发。云将军命令你部占领咸阳门后,立即声援少城南面的宣明门攻击部队,不得有误!”
  “知道了。”李宇轩转身对王累说:“听见了吧,所谓成都固若金汤也不过如此吧!”
  陆逊将队伍集合完毕,告诉李宇轩,吴懿已不战投诚。
  “好。云将军命令我军立即向少城南靠拢,支援宣明门攻击部队,出发!”
  太城南江桥门战斗打得激烈。金蝉、马超轮流向城门发起攻击,守将孟忧、秦宓以死抗争,在东方军井阑、投石机的摧毁下,墙体已缺一角。金蝉、马超相继跃上墙头,西川兵经不住两猛将的砍杀,潮水般地后涌,金蝉抓获孟忧,马超生擒秦宓,江桥门攻破。
  宣明门守将刘璋,见太城哗变,东方军智取少城南阳城门,固守成都计划落空,命将校坚守宣明门,自己率亲随200余人成功逃离成都。
  接下来,军团长谢雪莲率领的援军攻克少城西面的市桥门,抓获守将孟获、孟达。成都被东方军占领。
  成都战役,吴班、吴兰、吴懿阵前投诚,抓获西川将领法正、王累、孟忧、孟获、孟达、秦宓,援军将领王甫;刘璋弃城逃离,孟达归顺东方雨。刘璋的行径,使本已分崩离析的西川军事集团,蒙上了深深的阴影。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吉林老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02-09 13:13:25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6 12:22:05给您送了鲜花39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