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今古轶闻

第四十九回 蛤蟆谷阎圃失策 朱雀岭黄鹂建功文字大小:  

鲜花:49朵  送花   作者:东方鹰     阅读:1384     发表时间:2015-01-05 18:56:45    评论:2     字数:3282

  蛤蟆谷是进入汉中城西南逶迤地形的一块屏障,位于朱雀岭前3华里。蛤蟆谷连峰突起,奇岩耸立,远远望去,峰峦耸秀,群峰削玉。谷底形似蛤蟆,因而得名。这阎圃讨得差事,欲借山川地势,将文昕阳先锋部队困在谷底;如果这一招不成,他将沿山道退至朱雀岭,与埋伏那里的杨松、杨柏合为一股,迟滞文昕阳先锋部队,以待援军。
  且说文昕阳先锋部队进至豁口。黄鹂对李如玉说:“此等地形,敌必设伏于两侧怪石峰峦中,困我军于谷底。部队进入后,切不可恋战,如遇敌箭兵,用盾牌护体,稍安勿动。我往左、你往右,杀掉这些伏兵,冲出谷底。丛林作战,对于我黄鹂来说,那是小菜一碟。副先锋以为为何?”
  “如此甚好,咱们就来比一比,看谁先灭掉这些伏兵。”李如玉稳超胜券地说。
  “行,出发!”黄鹂挥手催动部队前进。
  黄鹂、李如玉部刚进入谷内,退路立即被堵死,一时飞矢如雨。
  左峰一将高喊:“黄鹂、李如玉听着,你们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本将军给你留一条生路!”
  “能阻止本将军的人还没出生,好小子,你等着吧!”黄鹂说完与李如玉一递眼色,嗖地一声两将腾起,如利箭一般分攀两边悬崖。阎圃一看,来了,连忙令士兵开弓。
  黄鹂喜鹊登枝,凤展单翅,金枪挽花,齐刷刷地将箭羽拨向敌阵,霎时只听哎呦声此起彼伏,有黑物咚咚地滚下山去。
  阎圃一见,黄鹂确实不比平常,一招不行,就来第二招,檑木滚石向黄鹂砸去。好个黄鹂,顺风扯旗,拨云见日,大鹏展翅,唰唰几下,便站到了阎圃身后。阎圃一惊非同小可,提剑来斗黄鹂。
  黄鹂喝道:“尔等何人,如此不堪一击!”
  阎圃听到喝声,立即止步:“我乃张鲁麾下祭酒阎圃,奉我主教之命拦截迟滞尔等行动,想必将军就是东方军先锋黄鹂吧?”
  “既知本将军大名,还不受缚?”黄鹂正气凌然,言语铿锵。
  “黄将军轻功超群,可这动刀动枪的事儿,在下不一定输给将军。”阎圃轻蔑地说。
  右壁峭岩上,一将单龙出海,三环夺月,那些伏兵纷纷后退,不时有人跌下悬崖。
  “糟了,我的那点家当快被你们捅完了。”阎圃自言自语,忽地持剑刺向黄鹂。黄鹂一抖枪锋,威力大增。两将交锋不到6合,阎圃便被黄鹂活捉。黄鹂一伸臂,将阎圃轻轻提起,将身一纵,落入谷底,扔给军士,将阎圃绑了。忽地飞向岭峰,大喝一声:“尔等主将已被我所擒,还不放下武器!”旁边一小校站出来说:“祭酒虽落入他手,我等还是主教的信徒,我们……”话未落音,被黄鹂飞枪结束了那厮的性命。
  众弩兵乖乖地丢下武器,遣散而去。
  黄鹂返回谷底,李如玉已将右侧险峰伏兵杀退。先锋部队通过蛤蟆谷。
  有残兵跑回朱雀岭,祭酒杨松、杨柏绘声绘色地听取小校描述。杨松说:“阎圃这小子急利贪功,活该他倒霉了!”杨松转过头来:“我说小弟,咱们可没有阎圃那么笨,死打硬缠,咱们只有坚持到援兵出现,否则我们将劳而无功。”
  “大哥,您是说?”杨柏不解地问。
  “咱们边打边退,交替掩护,千万不要和文昕阳先锋部队正面碰撞,我们的兵力要保持到最后,否则将会被教主看不起?”杨松明智地说。
  “大哥英明,兄弟明白了!”杨柏一点即通,他佩服大哥的睿智,战场气息万变,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报……文昕阳先头部队已出蛤蟆谷,离朱雀岭仅有2华里了!”小校报告说。
  “知道了,继续探明准确方位,弟兄们,进入阵地!”杨松吩咐小校说。
  当黄鹂的先锋部队刚出蛤蟆谷,第一梯队严颜、雷铜部便进了蛤蟆谷。严颜谓雷铜曰:“这等地势,若不是军师和李将军,我等进来,怕很难离开此地。”
  “嗯,不错,这两壁重岩叠嶂,危石怪立,随便放上一点兵,就够通过的军队喝上一壶的了!”雷铜感慨地说。
  “从两边格斗的痕迹来看,她们怕是经过了一番激烈地战斗。雷将军,咱们加快速度,为先锋部队减轻一点压力。”严颜深情地说。
  “好的!”雷铜回头,“咱们通过蛤蟆谷,前面就是朱雀岭!兄弟们,加油!”部队加快了速度。
  李如玉策马向前。
  “前面就是朱雀山了,听阎圃手下军士说,杨氏兄弟在这里设了第二道屏障。我想前去侦察一下地形,先锋官您看如何?”李如玉请求说。
  “这样吧,我去侦察,你带队伍前进。”黄鹂不容置否,快马加鞭走了,把部队扔给了李如玉。
  黄鹂跑出去500米,把马抛了,一人独自上了山。她发现山道两边坡度较缓,适于步兵埋伏。再往右前看,有草木晃动,她耐心地等待,终于见到人头了。按战术估计,这应是一队伏兵了。往左望去,大约400米的距离上也有一队伏兵,刚好是弩兵互援的距离。为了准确侦察敌军部署,黄鹂运用轻功大胆地向前推进了200米。她发现这是一个成三角的立体部署,主人部署虽不算高妙,但对于偷袭小股部队还是奏效的。
  黄鹂刚准备回去,突然一个声音传到他的耳里:“你们等敌军接近时,放完第一镞箭后,立即转移,不可恋战。”原来黄鹂当年随父学艺的时候,曾习过天籁传音,只是后来进入东汉,师傅分离,这门功课就耽误了下来。今天偶尔飘过,得益于当年那一点慧根。既然如此,我黄鹂就试他一试。想毕,哗地一声腾起,运用轻功,冲刺敌伏击阵地。
  伏击的士兵先是傻了,突然见天空飞来一女将,潇洒俊丽,傻傻地望着。忽见银枪舞处,那士兵脑袋一个个搬家,这才发一声喊,向西北方向逃离。这一方刚逃,那两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黄鹂越发好奇,咱就这样撤离了呢?这杨松兄弟有什么阴谋,于是悄然跟了上去。约莫二里路光景,山道两侧开始狭窄起来,原本平缓的山坡逐渐陡峭,终于进入3米窄道。兵家一看,这又是一处伏击场所。黄鹂不敢大意,从右侧尾随,终于发现有人设障。弩兵封锁了通路,侧峰设有檑木滚石,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
  和上次一样,黄鹂决定趁敌未发现其行踪,采取突然袭击,抢占制高权。她调控了呼吸,悄然从东侧跃上侧峰,三下五除二,干掉了侧峰士兵。令人想不到的是,埋伏两侧的弩兵一哄而散,黄鹂轻易攻破第二关。
  黄鹂从侧峰纵下,李如玉率军进入朱雀岭。大老远见黄鹂策马过来,背后尘土飞扬。
  “先锋官,可把如玉担心死了!”李如玉满面红光,灿若桃花。
  “哦,我今天侦察,第一次遇到件怪事。”黄鹂看了看李如玉。
“快说嘛,把如玉急死了!”
  “是这样,刚进朱雀岭,我进岭侦察,发现一处山道两边坡度较缓,适于步兵埋伏的地段。我用轻功抵近,终于发现敌用三角的立体部署,构筑的火网。我刚准备退出,可我耳中传来敌军主将部署的声音,出于好奇,我决定捣毁敌前沿阵地。当我快速摧毁敌前沿弩兵时,其他两股力量却突然消失。
  我尾随至二里外狭窄地带,悄然攀上主峰,杀掉控制檑木滚石的士兵时,另两支力量也迅速撤退。部队才能安然无恙的到达这里。”黄鹂和盘端出刚才遇到的怪事,望着李如玉。
  “如果是这样的话,杨松兄弟就留了个小九九,他既怕张鲁责怪,又怕被我军歼灭,所以来了个虚张声势,边打边溜,以待援兵。这一下,反倒帮了我们的大忙?”李如玉分析说。
  “嘿嘿,你这小鬼精说得在理,这么说来,这杨氏兄弟应该撤退到离汉中8里外的逍遥岭了。”黄鹂接着说。
  “从目前他们的表现看,这个推断应该是对的。我想我们可以大踏步前进了。”李如玉分析说。
  正如两位先锋估计的那样,向汉中开拔的部队,再也没有遇到张鲁势力的抵抗。4日后,文昕阳中军抵达逍遥岭下。
  马腾长安派出以金蝉、贾羽、东方云、庞德、徐晃为主将的5支劲旅,张鲁武都援军杨任同日到达逍遥岭下。
  张鲁亲率杨松、杨柏在逍遥岭摆出决战架势。
  文昕阳帅字旗下,列着黄鹂、李如玉、严颜、雷铜、牛金、蔡瑁将军。
  张鲁麾下祭酒杨任出马,点名挑战东方雨第二军团军团长文昕阳。文昕阳白马银枪,威风凛凛。杨任匹马单枪,直奔文昕阳。三招过后,文昕阳喝声着,杨任被文昕阳打下马来,众钩镰枪齐出,将杨任绑了。
  文昕阳干净利落的招法,引起了长安马腾主将金蝉的注意。这金蝉身着紫罗兰连锁甲,背插雕弓,手持双剑,直奔文昕阳而来。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吉林老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02-09 13:13:25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6 12:22:05给您送了鲜花39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