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今古轶闻

第四十三回 江上飞义取辽东 公孙康俯首称臣文字大小:  

鲜花:49朵  送花   作者:东方鹰     阅读:1868     发表时间:2015-01-04 18:01:52    评论:2     字数:3476

【编者按】关羽控制晋阳,剿灭袁谭余部之后,第四军团的李玉凤手下众将纷纷要求攻占辽东。辽东如今在公孙康的统治之下,李玉凤调兵遣将,命令江上飞为进攻白狼山主将,沮授为军师,将军张飞为先锋,夏侯渊、李典为左右护军。张飞带兵先期抵达辽东,蹋顿带兵偷袭张飞的先头部队,结果中了张飞的埋伏,惨遭失败,蹋顿回到辽东,与公孙康商量对策。江上飞趁机发出劝降书,全公孙康投降,经过一番商议,公孙康举城投降,东方军队兵不血刃,占据了辽东。【编辑:波澜】

  第四军团军团长李玉凤、军师谢雪莲接到快报,袁谭残余势力三日前已被关羽剿灭,目前关羽部已掌控晋阳。众将按捺不住内心激动,纷纷请战攻占辽东。
  辽东,战国燕置郡,治所在襄平。西晋改为国。十六国后燕末地入高句丽。北燕又侨置辽东郡,北齐废。东汉安帝时分辽东、辽西两郡地置辽东属国都尉。治所在昌黎。辖境相当辽西部大凌河中下游一带。
  辽东太守公孙度,字升济,辽东襄平人。少随父迁居玄菟郡。汉末年间,中原地区战乱,各军阀无暇东顾。公孙度自立为辽东侯、平州牧。东伐高句丽,西击乌桓,向南取山东半岛,开疆扩土;又招贤纳士,设馆开学,广招流民,威行海外,俨然以辽东王自居。由于公孙度的锐意进取和苦心经营,使辽东地区在汉末的战乱年代,获得了暂时安宁。公孙度死后,子公孙康继任辽东太守。
  东方雨锐意一统中华,当然,解决袁谭势力后,就轮到公孙康了。李玉凤知道,对于大汉边境的这个辽东侯,必须恩威并重,进行收服。公孙康帐下有两名将军,一曰公孙恭,公孙康之弟。一曰蹋顿,辽西乌丸(亦称乌桓)的首领,乌丸大人丘力居的从子,总摄三王部。
  李玉凤命江上飞为进攻白狼山主将,沮授为军师,将军张飞为先锋,夏侯渊、李典为左右护军。
  大军开拔时正值隆冬。风回雪舞,皑皑茫茫。可猎猎寒风禁不住东方军高扬的士气。
  江上飞起兵8万,浩浩荡荡向辽东进发。
  东进部队由北平出发,路上非止一月。这日,张飞先锋部队到达昌黎外15里下寨。张飞对属下曰:“这一阵子大家辛苦了,要不是这娘的鬼天气,我张飞已领着兄弟们在城里喝酒了!今晚大家吃饱喝足,五更拿下这鸟城池!”
  “哈哈,跟着张将军爽快!明日我们还等后续部队吗?”有小校小心地问。
  “等个鸟!你爷爷我是先锋官呢,还怕了这几个熊人不成?有能耐的跟着我张飞冲!”张飞大大咧咧地一笑,引得小校们热烈地鼓掌。
  部队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行军,总算熬到头了,张飞高兴了,扯着嗓子喊,让兄弟们喝了几杯。末了,他出去小解,一股冷风吹进脖子,他清醒了许多。这一路来,他都遵照谢军师的嘱咐,丝毫没有松懈,滴酒未沾。他今天高兴了,为明天的战斗。他拉完了小便,轻松了许多。突然200米外好像有个人影一晃,再定睛时,不见了。他揉揉眼睛,什么都没了。
  张飞回到帐篷,要了杯热水,仰脖灌了下去。突然想起谢雪莲军师给他的锦囊,马上麻利从怀里掏了出来。展开一看,猛力给自己一拳,自言自语道:“差点误了大事!”
  那野外窥视的人,匆忙返回辽东府邸,参见公孙康,把刚才侦探到的情况一五一十汇报了。
  公孙康说:“江上飞派这么个熊包充当先锋,真是天助我也!”
  “蹋顿,你就按照你的计划执行吧!”旁边闪出一个黑脸大汉,双手躬立:“是,请主公放心,我一定叫这个黑炭渣有来无回!”
  冷风呼号,血坠天低。张飞营寨几抹星火,忽明忽暗,雪地里显得那么极不协调。近处,微闻营寨传出的阵阵鼾声。
  蹋顿率领的3000精兵,像鬼魅幽魂地向张飞营寨摸去。突然发一声喊,向中心帐扑去。那帐突地灯灭,四周火把亮起,蹋顿发觉上当,大喊一声:“撤!”一时三面箭发,众军士恨爹娘少生了条腿,霎时成了箭下之魂。蹋顿翻身上马,企图逃走,斜刺里一将拦住去路:“狗日的,哪里走!”
  此时火把通亮,见一上将手握丈八蛇矛,豹眼金睛,蹋顿一楞:“糟了,碰上黑煞星了!”只得抡起圆月弯刀,杀向张飞。张飞一乐:“嘿嘿,这杂种有点像老夫的儿,罢罢罢,今儿就同尔玩几招!”说着跟蹋顿接锋,枪来刀往,走马灯似的打斗起来。
  蹋顿曾为辽西乌桓首领,总摄三王部,也不是什么下三滥的角色。只不过今天偷袭中招,落得孤家寡人一个,这一肚子的怨气,刚好洒在张飞身上。那招式看似笨拙,却招招下狠。张飞一看,你小子玩阴的,那我老张也就不留情面了,两将加大了力度,军士竟喝起彩来。
  夜空还飘洒着雪花,张飞一招夜叉探海,刺伤蹋顿右臂,蹋顿负痛,策马逃离。张飞喝令军士不要追赶:“让他报个信去吧!”
  刚才一折腾,已近午夜,张飞令军士抓紧时间休息。自己却踹着谢军师的那封密函,又反复对照刚才发生的事情琢磨了几遍,醒悟道:“军师真乃神人也。”
  第二天清晨,江上飞、沮授率领的中军,夏侯渊、李典率领的左右护军均已赶到。张飞向众将军通报了昨夜发生的敌情。
  江上飞发出指令,张飞围北门,夏侯渊围西门,李典围南门,我与军师围东门,全军辰时包围昌黎,巳时攻城。众将领令而去。
  蹋顿连夜逃进昌黎,向公孙康报告了偷袭精兵惨败的经历:“我们太低估了张飞的能力了,探马明明发现他们酗酒下寨,却反而中了他们的道,主公您说,这东方军到底有多少能人?”
  “这点我倒没有什么诧异。就说这中原逐鹿,天下多少英雄豪杰,袁术、刘备、孙策、曹操、袁绍、刘表,不都败这东方雨手下了么?我这辽东,只不过是早晚而已。”公孙康分析道。
  “主公分析不是不无道理,只是这几年拼下来的天地,转手奉送实在有点儿可惜。主公、主公……”蹋顿深情地说。
  公孙康缓过神来:“蹋顿将军,你叫我么?说起来我公孙康是有点对不住祖上,我父亲公孙度创下的基业看来孩儿是保不住了。江山本是大汉的,至于以后姓什么,不是你我考虑的问题?我只担心我的族人、我的百姓能不能平安度过难关?”
  “是呀,不过我听说东方军纪律严明,对诚心归顺的将领论功行赏,对不愿归顺的将领发给路费,很讲信用。像当今枭雄袁术、刘备、孙策都归于其帐下,也不失为一条路。”蹋顿紧接着说。
  “蹋将军今夜辛苦了,你休息去吧,说不定明天又是一轮朝阳!”公孙康自我安慰地说。
  次日辰时,东方军已将昌黎层层围住,铁桶一般。
  张飞、夏侯渊、李典作出攻城态势,任军士叫骂不休。
  江上飞见合围态势形成,立即向城楼射出一箭。有小校持箭递与公孙康。
  公孙康迅速展信观览,然后递与公孙恭。
  “大哥,您的意思是……”公孙恭揣度说。
  “兄弟,您说呢?现昌黎四面围得铁桶一般,江上飞、张飞、夏侯渊、李典,哪一面不是上将担纲,就我区区3万人马,能斗得过江上飞8万雄兵么?就我战将,凭你我加上蹋顿,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况且蹋顿昨晚偷袭,还负了伤。”
  “什么,蹋顿负了伤?”公孙恭不解地问。
  “昨晚探子侦察,敌先锋张飞据昌黎城15里下寨,士兵酗酒作乐,蹋顿提出趁张飞军疲惫,酗酒无防,偷袭其营寨,打他个措手不及,我准了。当晚蹋顿率精兵3000,偷袭张飞营寨,没想到还是中了张飞的道,蹋顿军全军覆灭,蹋顿本人负伤逃回。你说,这样的军队,我们能不败么。”公孙康若有所思地说。
  “原来是这样,大哥,您有什么打算?”公孙恭问。
  “你刚才看了江上飞传来的信,人家给了我们台阶下,我看为了昌黎城百姓,为了我公孙氏那一点血脉,我看就归顺东方雨吧?人家对群雄及大汉旧臣,政策都很宽厚的。放眼天下,袁术、刘备、孙策、袁谭、陈琳,不都归顺东方雨了么。”公孙康说道。
  “你问过蹋顿么?”公孙恭问。
  “昨天他惨败归来,我和他探讨过这方面的问题。他说,像当今枭雄袁术、刘备、孙策都归于其帐下,也不失为一条路。所以呢,我们必须赶在他们攻城之前,阵前和他们议论。你马上放下吊桥,我和蹋顿下去,队伍按兵不动。”公孙康说。
  “是,大哥保重!”公孙恭去也,传令兵叫来蹋顿,公孙康耳语之后,二人纵骑来到阵前。
  “来者可是公孙康将军?”江上飞朗朗地问道。
  “罪将公孙康,东方大军前来,末将未能远迎,恕公孙之罪。”公孙康、蹋顿翻身下马,跪行大礼。
  “公孙康将军请起,这位是?”江上飞、沮授下马欲扶二位将军。
  “在下蹋顿,昨晚偷袭张飞大营的罪将,还望江大将军饶恕蹋顿鲁莽!”
  “将军请起,阁下就是总摄三王部的辽西乌丸(亦称乌桓)的首领,边境以后还得靠将军多出力哦!”沮授扶起蹋顿。
  “忘了跟二位介绍了,这位就是军师沮授。”江上飞介绍说。
  “沮军师好,我们研究了江将军提出的收编方案,公孙康率辽东百姓,归顺东方雨,已时大开城门,迎接东方军入城。”公孙康自信地说。
  “好!公孙将军识大体,体恤黎民百姓,江上飞定当奏明吾主,给公孙康将军记功!”江上飞握紧公孙康的手说。
  “蹋顿将军,传令四城,已时打开城门,迎接东方军进城!”公孙康一挥手,蹋顿翻身上马,下达开城命令。
  沮授传令,围城部队做好进城准备。
  已时,四城门大开,东方军浩浩荡荡进城,城上扬起东方雨旌旗。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吉林老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02-09 13:13:25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6 12:22:05给您送了鲜花39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