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今古轶闻

第三十五回 曹操惨败芭蕉岭 昕阳酷斗零陵城文字大小:  

鲜花:49朵  送花   作者:东方鹰     阅读:1935     发表时间:2015-01-03 08:44:37    评论:2     字数:3267

【编者按】贾诩、刘晔率军前往城西芭蕉岭,却被半路出现的一支队伍拦住去路,原来是乐进带兵拦截。两军对垒,乐进按照事先的部署,将贾诩和刘晔放走,他和陈兰则化装成曹军士兵,进入芭蕉岭之后,韩江雪堵住了峡谷口,一场冲杀,曹操仅带领一百五十多人突围,直奔长安去了。同时,魏新荷带领的第二军团发动了对零陵的攻击,生擒守将孙瑜,零陵告破。【编辑:波澜】

  话说贾诩、刘晔率军前往城西芭蕉岭,出西门约一华里,忽听一阵锣响,哗啦啦地闪出一支队伍拦住去路。为首一将身姿矫健,相貌魁伟,一队人马旌旗鲜明。贾诩着实一惊。
  “对方管事的听着,本将军奉方军师之命已候多时,尔等行踪已在方军师掌握之中,想溜没那么容易,还是乖乖地下马投降吧?”乐进大大咧咧地说道。
  “哦,原来是乐进将军啦,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贾诩试探着问。
  “谁跟你是一家人,乐进乃天地英雄,许昌一战,乐进追随明主东方雨,建功立业。这曹操虽明事理,但过于奸诈。吾主几年功夫,纵横天下,实乃人心所向。我劝诸位还是想清楚了再说。”乐进娓娓道来。
  “我说文谦,你也曾是曹魏五子良将之一,曹公待你不薄,今何出此言?”刘晔紧接着说。
  “子扬,你和文和都是明白人,咱们各为其主,现狭路相逢,你说怎么办?”乐进一面说着一面观察队伍反映,目的在于给韩江雪赢得部署的时间。
  “乐将军,论武艺,我和刘晔都不是你的对手;论才智,我们缺乏部署时间。今天的生杀权都操在你手里,你就看着办吧?昔日华容道曹公被云长所截,不也是……”贾诩缓缓地说。
  “你不是曹操,我也不是关云长,这实在是令文谦左右为难,这样吧,刘晔将军与陈兰将军较量一下,赢了你们就走!”乐进不容置疑地说。
  “是袁术手下陈兰吧,听说过,东方雨真是海纳百川。行,我就与陈将军一战,听天由命!”刘晔果断地说道。
  乐进附耳陈兰:“军师交待过,此二人不可取其性命,下手可以狠一点,然后放其逃走!”
  “陈兰明白!”陈兰策马挺枪,杀向刘晔。
  刘晔持剑迎敌。兵器相交,八蹄飞扬。两将斗至20余合,刘晔渐渐不支。卖个破绽,企图撤退。陈兰一看,变换手中姿势,一枪刺中刘晔手臂,刘晔忍痛伏马向西,陈兰也不追赶。
  贾诩见状,纵马欲取陈兰。被乐进在马屁股揣了一脚:“还不快走,欲待何时?”贾诩会意,率军西去芭蕉岭了。
  乐进与陈兰,收拢部卒,复行隐蔽。刚才还热闹的战场,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太阳懒洋洋地照着。
  二个时辰后,曹操兵败,从宛城西门溃逃长安。东方雨遣方飞玉、夏侯敦掩军追击,交待东方军紧随曹兵,不得有误。
  曹军刚过去西门一华里,突遭乐进箭兵伏击,一时死伤无数。乐进、陈兰换上曹军衣服,趁混乱混进曹军队伍西行。
  贾羽、刘晔在芭蕉岭设障,阻击东方大军追击。部队进入峡谷,两壁怪岩耸立,嶙峋古错,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地。方飞玉、夏侯敦紧咬曹军,因此,当东方军进入峡谷,队伍犬牙交错,贾羽竟无法使用滚木礌石,一时曹军更加混乱。突然,曹军先头部队象潮水般倒涌峡谷,原来是韩江雪堵住峡口,韩江雪冲入敌军,犹入无人之境,一对流星锤打得曹军鬼哭狼嚎。
  乐进、陈兰脱去曹军衣服,大开杀戒,中军再起波澜。
  曹军被迅速分割,首尾堵截,没想到一处伏击场竟成了曹军的墓葬地。
  激战中刘晔,偶尔发现一条山中小径,于是由于禁、贾诩掩护曹操,匆忙逃走峡谷,曹军仅150人突围。
  曹操泪流满面,仰天长叹:“天亡我操也!”
  宛城一战,曹军全军覆灭。
  事后东方雨总结说:“攻占宛城,是第三军团柳月、东方敏组织发起的一次攻坚战役。战前我军已攻占洛阳、许昌,曹操所控城市已大部被我军占领,损失惨重。当柳月提出攻占宛城,我的一个大胆想法立即形成。我出动5支劲旅援助柳月,目的是促使我的战略思想落实到实处。其实就凭第三军团实力也能拿下宛城,但结果不一样,影响也不一样。我的指导思想是把曹操打趴、打痛,而不是消灭。所以就有后来城西芭蕉岭惨烈的战斗,军师方飞玉帮我完成了这个任务。我们对曹操,还要借他固守长安,防守马腾、刘璋和张鲁。把曹操打痛了,一段时间对我军构不成威胁,我们就有时间实现我军的第三步计划,北上幽燕,统一北方。所以占领宛城,是我军战略部署的一枚棋子,看来我们的目的达到了。”
  就在柳月攻占宛城的同时,文昕阳、赵云所率领的第二军团策划了对刘表辖下零陵郡进行了攻击。领军主帅为魏新荷。
  零陵得名于舜葬九疑。《史记·五帝本纪》载: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西汉汉武帝征服南越以后,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汉武帝置零陵郡。汉献帝建安三年(198),荆州牧刘表攻占零陵。东汉零陵郡辖8县、5县级侯国。时守将有刘巴、孙瑜。
  刘巴字子初,零陵烝阳人。少知名。祖父刘曜,苍梧太守。父刘祥,江夏太守、荡寇将军。孙瑜,字仲异,吴郡富春人。三国时孙氏宗室,孙坚之弟孙静的次子,孙权的堂兄。官至奋威将军、丹杨太守。
  魏新荷自领17000人,部将陈武9500人星夜奇袭零陵,文昕阳率赵云、太史慈、甘宁、纪灵,起兵75000人策应。
  刘表军团长张允、将军赵范倾巢出动,从桂阳赶来支援。
  5日后,攻击部队与桂阳援军相遇。
  魏新荷着樱桃红软甲,两条绿色飘带随风起舞,胯下枣红马一声长嘶,红飞翠舞,宛如滚动的一朵红云。敌将看花了眼,魏新荷轻舒双臂,赵范稀里糊涂作了东方军俘虏。陈武指挥军士奋勇向前,敌军互相践踏,死伤无数。
  张允挺枪来救,遇援军第二军团长文昕阳。
  文昕阳大喝一声:“敌将通名!”
  “我乃刘表军团长张允,请问将军大名?”
  “我乃东方雨第二军团军团长文昕阳!张将军,既然你我身为军团长,咱就单打独斗,谁输了,自动退兵,阁下以为如何?”文昕阳大大咧咧地说。
  “痛快!众军士退后!”张允一声断喝,桂阳刘表军士纷纷后退。
  “好!”文昕阳手一挥,众军士列阵,旌旗飞扬,腾出格斗场地。
  赵云看得清切,手一扬,擂鼓助威。
  张允,南阳人,故东汉太尉张温之子,其父为董卓所杀。其母蔡氏,蔡讽之妹,故允应为蔡瑁的表兄弟,与刘表有姻亲之谊。他与蔡瑁同样得宠于刘表,亦与刘表次子刘琮相睦。刘表及蔡氏欲以刘琮为后,而蔡瑁、张允则为其党羽。这张允手握重权,决不是武艺超群,仁德施政,而是刘琮党羽支宗。文昕阳颇通谋略,谋事在胸。
  张允依仗刘氏集团的宠幸,骄横惯了,对面前的这位白袍小将似乎有点轻蔑:“哈哈,文将军,请先吧!”
  文昕阳哈哈一笑:“我让你三招,怎么样?”
  张允没想到文昕阳比他还狂,心想,你一个娃娃,有多大本事,跟我叫阵,已经给了你天大的面子,反倒戏弄起老夫来了,怒火燃胸:“看枪!”文昕阳抱枪躲过致命一击,有军士大喊:“一招!”
  张允将军带马、猛虎回头、一招黑虎掏心刺向文昕阳,文昕阳后仰铁尾,翻身贴于马肚,忽地跃上坐骑,动作一气呵成,赢得阵阵掌声。  
  “好!第二招!”
  张允转身云手,青龙探爪,一招金枪锁喉指向文昕阳,险境环生。不料文昕阳一个鹞子翻身从马背上腾起,黑猿坠枝,硬生生站在张允肩上。“第三招!”
  “既然三招已过,那么我文昕阳再教你三招!”说时迟,那时快,文昕阳稍一用力,张允坐骑倒下,两将落于地面。众军士喝彩声再起,呐喊声如雷。
  文昕阳手一扬,将手中枪扔给赵云。张允一看,这小子徒手搏击,也未免太伤人了吧,管它呢,虎虎生风,持枪杀向文昕阳。文昕阳形神合一,后发先至,金鸡独立,狮子滚球,“啪!”的一声,这叫白猿献果!张允枪被震飞,着实吓了一下。
  张允仗着螳螂崩步拳,年轻时在市井上有些名声,以身行气,顺劲抖发,一拳向文昕阳太阳穴打去。文昕阳躲过拳锋,顺项提顶,古树盘根,突然一声虎啸,山石飞扬,砸向敌阵。张允收拾不及,被卷去十余丈。随后传来文昕阳朗朗啸声:“这叫拨云见日!”
  接着盘旋进退,身若游龙,一招曲腿膛泥,把张允踢出10米远,躺在地上直哼哼。文昕阳一声吼:“还不快滚!”
  张允从地下爬起来,倒头便拜:“张允谢文将军不杀之恩!”慌忙率桂阳残兵离去。
  正当文昕阳与张允酣斗时,东方雨第二军团太史慈将军生擒守将孙瑜;甘宁将军俘获守将刘巴,零陵城攻破,魏新荷、陈武当即进城安民,一时鼓乐喧天。
  一月后,桂阳纳入东方版图,这是后话。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吉林老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02-09 13:13:25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6 12:22:05给您送了鲜花39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