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今古轶闻

第三十三回 画眉精心取北海 张飞智谋擒袁谭文字大小:  

鲜花:49朵  送花   作者:东方鹰     阅读:1708     发表时间:2015-01-03 08:18:09    评论:2     字数:3521

【编者按】此时的北海,已经是孤城一座,虽然看上去还有一定实力,但是袁谭军队士气低落,而且缺少粮草,已经不足为虑。画眉率领军队抵达北海城外,命令江上飞扼住东门,周仓堵住南门,画眉自镇西门。此时的北海,已经是人心浮动,惊慌不堪,但是袁谭却不肯听荀彧的劝告,登上东门,被张飞绑了,张飞打开城门,将画眉的军队迎接进来,荀彧坚守了两个时辰,兵败被俘,袁谭的最后一座城池丢失,最后,荀彧归降。【编辑:波澜】

  
  却说东方雨第四军团下邳太守画眉,吸取首次攻打袁谭北海失利的教训,重整旗鼓。203年5月,李玉凤率军攻破济南,袁谭逃往北海。此时的北海,已沦为一座孤城,形势对东方雨第四军团画眉部极为有利。
  画眉适时召开下邳军事会议,对北海的军事防御进行了详细的剖析。与会将领有江上飞、周仓、杨弘、袁爠、阎象。
  画眉说:“现北海城内有守将王修、审配、荀彧、袁尚、张飞、木鹿大王,加上袁谭本人督阵,表面上力量还是很强的。但具体分析起来看,一是袁谭军连遭我军重创,士气低落,兵力、粮草奇缺,已不足以与我军抗衡;二是战争若打起来,平原、济南已被我军占领,北海为孤城一座;三是敌军将领中,张飞、木鹿大王系上次攻打北海战役中失败后被胁迫的我军将领,张飞的结义兄弟刘备、关羽均在我军担任要职。从这一点说,张将军不会背盟弃义。袁爠将军侦察时,张飞、木鹿大王表示作为内应,这点已不容置疑。”
  画眉看了一眼众将领,继续说道:“我上面谈到有益我方的要素,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北海防御是智力型的组合,王修、审配、荀彧都是不可忽视的领军人物。先说说这个荀彧,字文若,颍川颍阴人。荀彧的祖父是荀淑,为朗陵令,是东汉末年名士。荀淑有八子,号称八龙。荀彧的父亲荀绲曾任济南相,叔父荀爽曾任司空。荀绲忌惮宦官,于是让荀彧娶中常侍唐衡的女儿为妻。因为荀彧‘少有才名,故得免于讥议’。南阳名士何颙见到荀彧后,大为惊异,称其为:‘王佐才也。’。就是这样一个人物,独自将宗族迁至冀州避难。到冀州后,冀州已为袁绍所得,袁绍见荀彧来,待之为上宾。荀彧弟荀谌和同郡辛评、郭图都在袁绍手下。所以我们应该了解荀彧。至于说到孤城,容易给敌军形成背水一战的感觉,大家说是也不是?”
  “画眉将军,我们决不能一朝被蛇咬,就十年怕草绳。您刚才的分析很有道理,我也赞成袁军中还有人物,但现在的下邳已不是三月前的下邳,我军势如破竹,群情激昂,拿下北海,指日可待!”周仓站起来严肃地说。
  “是这样。我军一、三军团攻占许昌、拿下洛阳、威震新野,曹操防不胜防;二军团周瑜部智取襄阳,刘表陷于灭顶之灾;四军团在军团长李玉凤、军师谢雪莲率领下,攻占平原,端掉济南,振奋人心。不是我江上飞夸口,这北海已成为我军囊中之物了。请太守发令!”
  “请太守发令!”众将附和。
  “好!等军团批复一到,我们即刻发起攻击!”
  “报告,军团长有令!”小校飞一般跑进来!
  画眉迅速看完急件,众将听令:
  江上飞率本部17000人为右翼,周仓率本部8000人为左翼,我率17000人为中军即日起向北海进军。军团长李玉凤、军师谢雪莲已率关羽、文丑、夏侯渊、高干、袁术,分从济南、平原郡出发驰援。杨弘、袁爠、阎象将军坚守下邳,不得有误!
  “是!”
  四日后,画眉所率江上飞、周仓部到达北海城外。吩咐江上飞扼住东门,周仓堵住南门,画眉自镇西门,唯北门不围。这不是画眉疏忽,她用北斗阵悄悄地封住了北门,两天内北斗阵将发生奇异效果,按照时间推算,援军只要还有一天就到了。她发誓要把守军一网打尽,以雪前次败北之耻。
  北海城内,人心浮动。袁谭令王修、袁尚守北门,审配守西门,张飞守东门,木鹿大王守南门,袁谭自与荀彧统掌中军。
  画眉西门叫阵,这审配颇通谋略,居高守险,任凭画眉军士叫骂,闭门不出。日近晌午,画眉秘传军士,只需如此如此。军士依计,霎时有50多名军士,解衣卸甲,酗酒打骂,疯成一团。远处,军士或席地而坐,或横陈阵前。
  有军校报与审配,审配登楼远望,果不其然。嗖地放下吊桥,纵兵袭击画眉军。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画眉阵前刚才还懒洋洋的军士,一下跳将起来,手持器械突入审配军阵,锐不可挡。西南角一将骑枣红马,张弓搭箭,嗖嗖几声,跑在审配前面的几名将校,纷纷落马;这人转身一旋,三支飞镖脱手而出,再次传来凄惨的叫声。
  审配慌乱之际,只见骑枣红马女将已近跟前,审配本能持剑格斗,只一合,便被女将生擒。这女将不是别人,正是东方军统军将领画眉。画眉手一挥,指挥军士向前,审配军大乱,城门慌忙关闭,自相践踏,死伤无数,画眉旗开得胜。
  却说东门江上飞,南门周仓分别与张飞、木鹿大王联系,等待时机,只等一声令下,一举登上城楼。
  有小校报与袁谭,说审配被敌军主将生擒。袁谭当下决定开门迎敌,却被谋臣荀彧劝阻。
  荀彧说:“主公,敌士气正盛,我贸然迎敌,恐难取胜。臣闻李玉凤亲率谢雪莲、关羽、文丑、夏侯渊、高干、袁术七支劲旅由济南、平原驰援,加上下邳画眉部约14万人马压向北海,而我仅有区区2万人守一座孤城,这种局面,主公不可能没有意料到。现东门、南门、西门,画眉部均有重兵把守,唯北门空虚,这不是敌主将的疏忽,而是画眉为我军设下的陷阱。我认为,我们只有向西突围,或许还有绝处逢生的希望。突围的时机最好把握敌援军到来之前。”
  “文若说的是,我想去城防看一下,这里就交给你了!”
  “主公千万小心,这种时候还是坚守不动为上策!”荀彧小心谨慎地说。
  “我意已决,文若,拜托了!”
  荀彧见袁谭远去,叹了一口气:“天亡我主!北海危矣!”
  荀彧的预见没错,危险正一步步向袁谭靠近。
  “张飞拜见袁公!”“免礼!”袁谭登上东门,见张飞威风凛凛立于城头,袁谭感慨万千。他知道,张飞虽猛,却是性情中人,群雄逐鹿的今天,他绝不会屈居我袁某之下,……他想。
  “给我拿下!”张飞冷不防一声怒吼,袁谭被张飞军士绑了。
  “翼德,你!”袁谭感到事出突然,没想到文若刚才的担心,竟成了现实。
  “没想到吧,我张飞追随明主,本为东方雨画眉部帐前将军,我大哥、二哥都在东方雨属下建功立业,这点你应该清楚吧?上次北海战役,我张飞轻敌冒进,中了尔等的圈套,这才屈于你的帐下,好歹你待俺不薄,你这颗人头,暂时寄与项下,你看如何?”
  面对张飞的羞辱,袁谭无可奈何把头歪到了一边。
  “打开城门,迎接画眉军!”张飞大喝一声,江上飞率部进入城内。
  南门守将木鹿大王迎接周仓入城。
  有小校报与王修,东门、南门已被东方军占领,袁谭被俘,既与袁尚商议,往北门突围。二人率部走出城外五里,结果又回到西城脚下,如此往返三次,众皆诧异。
  袁尚说:“咱们遇到高人了,不知荀彧识此阵法否?”
  王修说:“文若有此奇才,只是他被困内城,无法脱身,咱们得另想它法?”
  “咱们还是退入城内,依托城防工事,再想办法,如何?”袁尚说。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王修、袁尚进入城防工事。
  “报告画太守,张飞智擒袁谭,江上飞、周仓进入城内。”
  “报告,袁谭北门守将王修、袁尚,率部突围,走了三圈又折回了……”
  “知道了,再探!”画眉心里明白,她的北斗阵起作用了。她传令进城部队守住要道,稳住阵脚,援兵再有二小时就要到了,她要一网打尽北海残余势力。
  北门外围,二队人马纳入人们视线。北望尘土飞扬。
  画眉发出总攻信号。
  江上飞、周仓向内城逼近。荀彧依靠内城交叉火网,迟滞了攻城部队的行动。木鹿大王直奔西门,杀死守城军士,打开西门,画眉率队蜂拥而入。
  谢雪莲、关羽、文丑、夏侯渊组织部队攻城。
  王修、袁尚作困兽斗。
  轰的一声巨响,北门城破,李玉凤抢先进入。遇袁尚提枪赶来。李玉凤拉起霸王弓,嗖的一声射向袁尚,袁尚头缨掉落,吓了一大跳。转身就逃。文丑追上,截住厮杀。两将往来10余合,袁尚卖个破绽,纵去圈外,夹马又逃。逃去二里,刚要缓气,只听一声炮响,从山洼转出一将,浓眉大眼,厉声喝道:“败军之将,还不下马受缚?”袁尚气恼:“你也想拦住我?”
  那将哈哈大笑:“发什么愣,有种的就过来!”袁尚略一迟疑,那将就绕到了身后,如此三番作弄,袁尚终于沉不住气,纵马跃枪,刺向那将。马腾出十余米,忽听窸窸窣窣声音,数条拦马索齐出,袁尚被钩镰枪拖住,作了高干的俘虏。
  王修提剑,纵马拦敌。斜刺里转出一女将,侧身飞脚将王修蹬于马下,那势那威,令人叫绝。
  荀彧坚守两个时辰,闻四面呐喊,知道北海已破。嗖地一声抽出佩剑,刚要自刎,被李玉凤嗖地一镖,击落佩剑。周仓飞身上前,将荀彧救下。
  北海被东方军占领,袁谭势力青州地区最后一座城市失落,擒获袁谭、袁尚、王修、审配、荀彧5名将领,画眉军扬眉吐气。此战由于画眉战前的精心组织,相持阶段的审时度势,以及张飞、木鹿大王的内应,使北海攻坚战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袁尚、王修、荀彧归顺东方军,袁谭、审配当场释放。
  天光云影,堆绿叠翠,北海城外,一片风光。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吉林老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02-09 13:13:25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6 12:22:05给您送了鲜花39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