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今古轶闻

第八十六回 少府巧施七星阵 孟获玩命擒游苍文字大小:  

鲜花:49朵  送花   作者:东方鹰     阅读:1621     发表时间:2015-01-15 17:59:29    评论:2     字数:3635

【编者按】【编辑:波澜】

  张辽说:“王将军,刚才那一阵排山倒海是敌象阵受文太尉虎啸功制约后,发起的威力。但令本将军不解的是,怎么突然偃旗息鼓,而战斗阵地却漾起一股轻轻的浓烟,你说怪不?”
  “我也感到有些纳闷,好像西线战斗已经结束,刚才属下报告,江军团长与丞相司直李如玉往东去了。”将军王威接着说。
  “那就对了,我估计文太尉会有新的军事动作,这暂时的宁静随后必有大的疾风暴雨。对,我想起来了,这来援兵的,必定是少府魏新荷与丞相司直画眉将军。一次高级将领会上,皇上曾侧面介绍过魏少府与画司直。说她们年少习武时,一次演练被魏少府与画司直硬生生地困了她们师姐妹10人二天二夜,当时皇上也被困在里头,她是大师姐。魏少府、画司直在奇门八卦方面有很深的造诣,说不定刚才制止象群狂奔的,就是她俩。这样,我军就有全胜的把握了。”张辽分析说。
  “我感到有些蹊跷,原来源头在这儿,那我们赶快备马,迎接新的战斗!”王威一本正经地说。
  文太尉招呼大家靠拢,赵云、徐晃、杨英、江上飞、李如玉参加了紧急会议。
  文太尉开门见山:“将军们,我们按照预定方案,关闭城门,圈住了刘阐12000兵马,并成功的将刘阐兵马截为两段。西线在军团长江上飞的指挥下,李如玉枪挑花哨男,江上飞刺死呼里佐,与将军牛金、胡班全歼入侵之敌,打得干净利落。东线我与杨英将军先杀死郭静,后杨英鞭击苏斯里,赵云、徐晃将军诱敌深入,做得有声有色。我用虎啸功击退游苍象兵,赶狗进洞的任务由象群所代替。邦洪与张辽、王威激战。邪龙国的象军主将游苍,居然又聚12头战象形成新的战阵。把奋力冲击的文昕阳、杨英、赵云、徐晃困在核心。那战象周围如同着魔一般,逃散的战象陆续围着战阵形成第二道包围圈。我不得已再发虎啸功,暂时控制住了象群的进攻。我和赵云、杨英、徐晃迅速脱离象阵。没想到象群排山倒海向我们扑来。正在危难之际,是少府魏新荷、丞相司直画眉的七星阵控制了局面。我想游苍的象阵暂时不能脱离七星阵的控制。”太尉文昕阳说。
  “您是想借七星阵控制象群的当儿,重新部署兵力,围歼游苍、邦洪的象军?”第八军团军团长江上飞说。
  “是的,我招众将来,就是这个意思。哪位将军发布高见?”太尉文昕阳说。
  “报告,张辽将军来了!”小校报告说。
  “快请张辽将军。”江上飞说。
  “张辽参见太尉,参见军团长、各位将军!”张辽说。
  “张将军请坐,我们正在讨论新一步如何行动?”太尉文昕阳说。
  “末将有一事不明,这排山倒海的象阵是不是被少府的七星阵所困?”张辽问道。
  “文远,你的确很聪明,援兵正是少府魏新荷、丞相司直画眉将军,我们正讨论如何歼灭游苍、邦洪的象军。你说说,有什么好的建议?”太尉文昕阳说。
  “太尉,我和王威将军穿插、拦截成功后,与邪龙国大将邦洪展开了激战。我们受您的启发,弃马乘象,但仗打起来我们象上技艺不如马上。结果我和王威将军双战邦洪,勉强打了个平手。您虎啸功牵涉到邦洪象军,就连我们的坐骑也莫名其妙的跪拜。很短的时间内,象群长鸣,我和王威将军弃象攀爬建筑物,以待其变。排山倒海的象军突然停止了移动,我们知道阵地来了高手。我跟王将军聊起,一次高级将领会上,皇上曾亲自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皇上少年从艺时,他们10姐妹曾被少府魏新荷、丞相司直画眉用七星阵困住二天二夜。少府精通奇门八卦,所以,我对王将军说,这援兵必是少府她们。所以料定太尉必有新的行动,这就不请自到了。”将军张辽说。
  “文远哪,你都快成本太尉肚内的蛔虫了。”太尉说完,大家哈哈大笑。
  “太尉,各位将军,文远建议,趁七星阵控制敌象阵之机,我军组织将领四面出击,然后分割包围,一举全歼瓮中之敌!”将军张辽说。
  “我同意文远的建议,我军就可以充分发挥我军的长处,给敌以毁灭性的打击。”将军徐晃说。
  “您就下命令吧!”军团长江上飞说。
  “文太尉,军团长,战斗中你们谁见过刘阐,这小子会不会溜了?”杨英的一句话提醒了大家。
  “还真有可能,战场这么大的动作,作为主帅的刘阐,怎么一下就不见了踪影了呢?”丞相司直李如玉说。
  “众将听令:赵云、杨英从东面进攻;徐晃、李如玉从北面进攻,江上飞、王威从西面进攻,我与张辽从南面进攻。牛金、胡班寻找刘阐,不得有误!前往东、南、北的将领,上城墙进入阵地。牛金、胡班的行动,由江军团长通知,同时告诫守卫城墙的将领注意防范。”太尉文昕阳说。
  “是!”众将领迅速离开,奔向自己的攻击部位。
  “太尉与将军张辽,前往南墙,见着了从京城援兵的少府魏新荷、丞相司直画眉将军。
  文昕阳说:“文昕阳见过钦差魏少府、画司直大人!”
  “张辽参见钦差大人!”
  “文太尉,我听孟获将军说,你们这一仗打得很顽强。我和画眉刚上来那当儿,正值刘阐象阵起势,所以我们临时用七星阵控制住了他们,给你们减轻点压力。不过,这七星阵也不是全能的,我们要对付上百头战象,这要比对付那些士兵难得多。我们只能给你们四个时辰稳定期,所以你们必须在这个时段里拿出对付象阵的方案。”少府魏新荷说。
  “大姨、画师叔,我们只要二个时辰就可以了。刚才我和军团长江上飞,还有几位将军合议了一下,准备四面攻击,打乱敌象阵部署。现在敌军象战主将是游苍和邦洪,那个刘阐已经消失了,我正派牛金、胡班将军城内搜查。我们的部署是:赵云、杨英从东面进攻,徐晃、李如玉从北面进攻,江上飞、王威从西面进攻,我和张辽从南面进攻。城墙守将任务不变,我们沿城墙潜下去,打它个措手不及。不知二位钦差还有什么指示没有?”太尉文昕阳说。
  “我看可以,我和画眉会适时出击,助你们成功!”少府魏新荷说。
  “好,我和张将军下去准备,一个时辰后,发起总攻!”太尉文昕阳说。
  话说游苍象阵刚要起势,突然空中飘来一阵浓雾,笼罩整个战场上空,战象辨不清方向,突然停下来。游苍感到纳闷,这东方军到底有多少能人?想我堂堂邪龙国大将,也经历过不少风雨,为什么偏偏在这里一筹莫展呢?游苍试着走动,转了一圈又回到原来地方。他感到了隐藏的危险。他派人与邦洪联系,派出的人转了几圈又回到原地,这与他刚才走的结果是一样的,他感到了东方军阵势严谨。不过凭他的自觉,东方军只能控制他一时,上百头战象,还有那么多兵马,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他传谕众军士,先稳住阵脚,伺机出击。
  邦洪刚才还跟东方军两员上将酣战,先是虎啸,后是迷雾,搅得他不安宁。等他觉察,东方军那两员上将已不知去向。他试着寻找,转了一圈又回到原地。这肯定是东方军摆的迷魂阵,咱先自己稳住阵脚,他索性不动,以待时机。
  文昕阳、张辽从南墙下去,这200米地段还是安全的。他吩咐张辽,首先侦查下地形。南面的居民区建筑物很密集,巷道纵横,适于巷战。张辽回来了,报告了上述情况。当即决定,两人相距百米,同时出击。一个时辰过去了,按照约定,文昕阳、张辽首先发起攻击。魏新荷、画眉运起功力,对七星阵阵脚进行补救,有力地配合了文昕阳、张辽的袭击。
  文昕阳白马银枪,突地进入象阵,迷迷糊糊的象群突然受惊,在七星阵内胡乱穿行,阵脚大乱。文昕阳的那杆枪,专扎象屁股,一声声哀鸣,象群引起恐慌。张辽利用七星阵内战象迷糊的特点,专扎象眼,大获成功。
  赵云、杨英双骑扬威,或挑获扫,盲象处于挨打地位。象群骚动,引起游苍注意,他以战象三骑为最基本组合,岿然不动。
  江上飞、王威占据有利地势,一开始就给朦胧状态的象群来了个下马威。纵火烧象,象急乱窜,原本安静下来的群象,互相践踏,死伤无数。
  北面徐晃扬起大斧,专砍象腿,而李如玉却用她那条神出鬼没的红绫,缉拿军士,其势与杨英神鞭相得益彰。
  七星阵功力减弱,迷雾散去,迷糊的群象再一次回归游苍基阵,形成一股合力。游苍挥师向北,企图破墙突围。被军师审配、守将刘贵的擂木滚石、强弩击退。游苍突然转向东,20多头战象簇拥游苍向东奔去。孟忧令弓箭侍候。哪知那象群如同敢死队一般,涌向城墙,群象叠罗,将游苍送上城墙,一个鹞子翻身,那游苍竟飞身落下城头,施展轻功奔跑。这一下可恼了将军孟获,也跳了下去,追赶游苍。再看那些战象,以死救主,极其惨烈。
  刚才战斗的时候,孟获是以逸待劳,而游苍一直处于紧张状态,这体力就大大地打了折扣。一个是拼命逃命,一个是铁心追捕,两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敌象军主将逃离,兵士无心再战,纷纷弃械投诚。文昕阳传令,投诚者一律不杀,加速了剿灭敌残余势力的进程。
  邦洪独力难撑,一不留神,被张辽挑下马来。众军士见大势已去,纷纷丢下手中器械,向东方军投降。
  江上飞清点战场,俘虏敌军士4000余人,战象60头及一批器械。刘阐逃走,东方军伤亡3000人,但是全歼刘阐的流亡势力。
  敌象军主将游苍奔跑2000米后,终于被孟获赶到抓获。当孟获将游苍押回东城门时,东方军一片欢腾。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吉林老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02-09 13:13:25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6 12:22:05给您送了鲜花39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