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十四章:专政对象文字大小:  

鲜花:248朵  送花   作者:季爱加     阅读:692     发表时间:2018-01-15 20:21:54    评论:3     字数:2018

【编者按】此章节已经通过审核,感谢赐稿湘韵!【责任编辑:白山飞燕】

  桂珍子的棺材是第二年二月才运回苏北安葬的。
  虽然相隔只有几百公里,但路上不好走,国民党的部队已全部龟缩到长江以南,正在构筑江防工事阻止解放军渡江。来根父子俩是在江边搭乘一艘渔船过的江,路上还徒步走了好长一段路。到正月十五的那天他们才回到阔别二年多的陈家舍。当二宝老两口听到来根的一番声泪俱下的哭诉后,一家人都沉浸在极度的悲痛中。最觉得自责的是秦二宝,他呜呜咽咽地说:“我就知道他们没上过江南,要是当初我也跟着去,可能还不会是这个样子。”有人劝他:“你就别太难过了,桂珍子得的那病就是你在那边也没办法,还是尽快动身去把儿伢带回来入土为安吧。”
  十多天后,当二宝和来根将装着桂珍子灵柩的船行到江边时,又正赶上国军的江防部队封江,要不是船上装着棺材,他们还会在江边耽搁一些日子。
  船到家刚将棺材下田安葬,庄上干部就上门动员拆船棚子,说是要将船征用上前线支援大军渡江。他们家的船在庄上算是大船,满载差不多有一万斤,别人家的小木船只能装五六千斤。上门做工作的干部就是当年在他家做长工的四小,现在他是庄上的村长。
  后来不但征用了他家的船,还要他家出一个人随船去当民工。他们两家那时有三个男人,二宝和等娣子在大灾后生的儿子龙锁也已经十八岁了。村长陶四明(此人就是四小,当了干部自然就用上了大名)的意思是不要来根去,原因是来根的成份是富农,万一出了差错,这责任他担不起。最好是让他弟弟龙锁去。二宝和等娣子商议来商议去还是觉得绝对不能让龙锁去,他现在可是秦家的独苗,这是去打仗,可不是儿戏,出了事秦家就断了根。那年秦二宝五十五岁,与同龄人相比身板还算硬朗,于是就决定还是由老的去。村长听了也同意,他还说了句“二宝叔去也行,他行船的技术好,比年轻人有脑筋。”
  后来,没过多久,就传来了解放军渡江胜利的消息,陈家舍还为此得了一面“支前模范”的奖旗。不过,二宝却差点儿没能跟大家一起回来,渡江的那天他被选中当了舵手。船快到南岸时被敌人的炮弹掀翻了,船上的战士只好向对岸武装泅渡,二宝随着江水漂流了十多里路才被另一支渡江的队伍救上船。
  过了两天,等娣子发现回来后的二宝好像变了个人,整天不说一句话,已经记不得他是怎样被炮弹炸翻了船,又是怎样被人救起来的,做事情也常常丢三拉四的。村长安慰等娣子说:“叔可能是被大炮吓傻了,估计过些日子会缓过来。”
  来根离家的这二年多,庄上荒掉好些田,那些逃亡在外家中又没至亲的人家,田里长了一人多高的蒿草。不过,来根家的那几亩田却被二宝夫妻种得很熟,二宝还养着牛,又有分给来根的那部洋车,儿子龙锁也成了家中的大劳力,种这两家的十几亩田不吃力。
  来根回来后,也没在家中开伙,只是晚上跟儿子一起宿在那几间被老两口维护得好好的房子里,一天三顿全在爸妈那边吃。实际上这两户不同成分的人家又并成了一家。
  这几年年成不错,二宝夫妻的田又种得细作,家里还余下了一些钱粮。等娣子正托人做媒给龙锁寻人。现在又走掉了来根媳妇,她希望能有机会也帮他再找个半边人(指寡妇)。最让他纠结的是来根头上的那顶富农帽子,说到底还是刘家的那些倒霉的祖田害了儿子,现在能找到个半边人过日子都怕不容易。
  那年秋天,听说全国差不多全解放了,蒋介石带着他的那些残兵败将逃到了台湾。逃亡在外的那些还乡团的骨干分子也大都被抓了回来。他们有的被判劳改有的被公审枪决。听说陈宝山因为有两条人命在身,这回抓住了肯定要吃枪子儿。
  果然,没过多少日子,陈宝山就被抓了回来。
  公审陈宝山的大会是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大庄子上召开的。那天广场上人山人海,群情激奋。附近几个庄子上的地主、富农、反革命全都由村里民兵押送到台前陪站示众。刘来根也站在那批坏人的队伍中,在他旁边站着的是陈家舍惟一的一户地主张荣富。
  那天枪毙的连陈宝山一共是三个人。被五花大绑押上台子的陈宝山已经面无人色,要不是两个持枪的民兵一边一个架住他的胳膊他早就瘫倒在台子上了。宣读过判决文书后,三个罪犯就被依次押出了会场,没多会儿就传来了三声清脆的枪声。
  早上,四明村长通知来根时显得有些无奈,他跟来根说:“我替你向上级求情没求下来,我说了你的情况,还说你家原来就跟陈宝山是对头,想不让你去。可乡长说‘这事没得商量,是富农就一定要去。’还说我是阶级路线不分。”来根说:“去就去,我不让你为难,站一会儿又站不死人。”说虽这么说,但这一站却让他难过了好些日子。现在全国解放了,新中国成立了,天下太平了,坏人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可他觉得他这个算不上是坏人的人将来也注定没什么好日子过。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冤,他的生父本来就是个无产阶级,他不过就是沾了外祖父点儿光就被定成富农。再说,当初四小是在我们这个家里做过八九年的长工,也没觉得我们家“剥削”了他多少,他本人到现在还念着我们家对他的好。想到这里,来根觉得他这一生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8 14:58:45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3:3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3:56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4:1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9 09:13:18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1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2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4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4 11:50:1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4 11:58:0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21 10:15:42给您送了鲜花38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