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六章:一波又起文字大小:  

鲜花:248朵  送花   作者:季爱加     阅读:641     发表时间:2017-12-18 14:31:31    评论:0     字数:1989

【编者按】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张三因为陈家出事,等娣子婚后添伤成了寡妇。灾后等娣子重建家庭,本来应该过上幸福生活,可是却遭遇旧恨陈宝山这等二流子之类的人物惦记,陈宝山当上了保长,等娣子再婚后结局如何,请继续关注刘来根的前半生。【责任编辑:白山飞燕】

  这个重新组合起来的家庭,有人羡慕也有人妒忌,妒忌她家的这人偏偏又是刘家的对头,就是原来曾经与等娣子有过婚约的那个陈宝山。那户人家在这次大灾中死去父母和婆娘,现在一个人带着两个女儿。前些日子,那人曾想过等娣子的心思,找过王婶好几回,想请王婶撮合他与等娣子并家合起来过。他跟王婶说:“她原来就是我的婆娘,现在她家那个伙计十多年没音信了,我家又死了婆娘,你帮我说说,她如果肯过来,我答应帮她将儿子养大成家。”王婶晓得这事绝对不可能谈得拢,等娣子至今仍把他当仇人,因而根本就没跟她谈这事,只是敷衍那边说:“那婆娘是个怪人,没说头,她说要等张三,一世不改嫁,我劝你你别打她的主意,将来遇到合适的,婶帮你重找。”哪晓得当时王婶就这么随便一说,后来又撮合她跟二宝成了一家,陈宝山在妒忌这一家的同时,又恨王婶不肯帮他的忙。
  这事情王婶一直没跟等娣子说过,后来王婶听人说,陈宝山在外面发狠,说要让她们这两家都没好日子过。王婶才将这事告诉等娣子,她说:
  “有件事我到现在没告诉你,你晓得吗,为了撮合你同二宝的事我还得罪了一个人。”
  “哪个?”
  “陈宝山。”
  “咋啦?”
  “这家伙自从婆娘死了,就找过我好几回,他想跟你并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就没跟你提这事。后来他听到你和二宝的事是我撮合成的,就在外面放风说要‘给点颜色那老东西看看’我这么大岁数了,不怕他把我怎样,就是有点担心,怕他祸害我家金锁。”金锁是王婶家才七岁的孙子,儿子媳妇出去后,孙子就丢给了奶奶。“还有,你也要注意点儿,晚上睡觉将大门撑死了,那人原来就是个骚公鸡,婆娘不在了更像是得了花娇疯,见到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就动手动脚地不正经。听说前天夜里还将庄南头玉儿家的门撬开了,幸好玉儿她妈那天来看她没走,娘俩大声喊叫才将他吓跑,玉儿的男人上了江南,他原以为家里只有玉儿一个人。你想想,你生得标致,他想你没想到,会不会给你来个霸王硬上弓?”
  “这个我看是婶你想多了,我谅定他不敢把我怎么样,十多年前我就要跟他家拚命了,他敢来,我就在铺边上放把菜刀,跟他老账新账一起算!不过,你把这情况告诉我我还是要小心些的,再说,我也不想跟他拚个鱼死网破,我死了,来根怎么办,还有二宝桂珍子呢。”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还是小心些好。”
  后来,等娣子请人将院墙加高了一截,还在上面栽了许多碎瓷片。一到晚上就将大门顶得死死的。为了防止万一,她真的在铺边上放了把菜刀。
  其实陈宝山还真的没胆量算计等娣子,那年张三在江上失了事,陈家就担心性格刚烈的等娣子会上门拚命,还怕她拿根绳子夜里到他家门口上吊。不过,现在也说不定,自从他爹妈走了后,他好像变得比以前更无赖了些。他原来是家里的惯宝儿,他妈接连生了四个丫头才得到他这个屌种,老夫妻自然是宠爱有加。虽然他家的家境也只跟等娣子家不相上下,但他年轻时就像是个富贵人家的花花公子。到了十七八岁时,他妈还舍不得让他下田做重活计,因此他至今都不会罱泥。倒是他的四个姐姐在出嫁前都是家里的大劳力。等娣子就是看他不像是个过日子的人才爱上了小伙计张三的。
  他成了家后,仍然是他老爸当着家,乐得在大树下乘荫凉,继续他的吃喝嫖赌生涯。这回父母双双离世,婆娘还丢下了一个叫大凤一个叫小凤的两个丫头,那年大凤十岁,小凤七岁。因此,那场大灾刚过,他就卖掉五亩祖田,急着想找个填房来帮他带伢儿。因为庄上人都晓得,到他家没得好日子过,他家的那点祖田早晚要被他败光,因而接连碰了几回壁,都不曾落实下一个人。现在他好像是有点儿破罐子破摔了,白天睡大觉,夜里出去打“野鸡”,让大凤和小凤两个女儿自己在家里烧粥吃。听说现在也没得哪个婆娘跟他搭讪,只有一个本家嫂子还同他来往。那婆娘是他的老相好,现在也成了寡妇。不过,虽然那样了,但还是一直不肯答应跟他并家,估计跟他好是因为旧情难断,也可能是图着他刚卖了田,还有点钱。
  幸好,陈家家族势力大,这年春节刚过,这个二流子还他当上了本庄的保长。
  民国时期乡村里实行的是保甲制,保长相当于后来的村长,与人民公社时期的支部书记差不多。那时的保长又无需要选举,都是由庄上几个有钱有势的头面人物指派的。陈家舍有一大半人家姓陈,这地方官自然非陈家人莫属。陈宝山虽然是个二流子,但他上过几年私塾,能说会道,让他出来担此大任也在情理之中。保长平时也没多少事做,无非是替上头收税收捐,拉伕派工,那时军阀混战,朝秦暮楚,不管谁当家都要靠老百姓供养着。保长的下面一级是甲长,相当于后来的生产队长,用现在的话说那些人都是“不脱产干部”是跟在保长后面摇旗呐喊当打手的角色。
  王婶听到陈宝山当上保长的消息后,心里就犯了嘀咕,她想,怕鬼还就遇上鬼,陈家那么多好人怎么偏偏让他这个二流子当上了这村官,他现在有了权了,他会不会算计我和等娣子两家?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8 14:58:45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3:3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3:56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4:1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9 09:13:18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1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2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4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4 11:50:1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4 11:58:0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21 10:15:42给您送了鲜花38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