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五章:继父进门文字大小:  

鲜花:248朵  送花   作者:季爱加     阅读:669     发表时间:2017-12-14 20:08:22    评论:0     字数:1999

【编者按】此章节已经通过审核,敬请继续关心等娣子的再婚生活,关心刘来根得成长经历,故事情节虽平常,语言虽朴实,但是细读有余味。【责任编辑:白山飞燕】

  第二天早上,隔壁王婶捧了碗薄糁儿粥趿着双拖鞋踱到等娣子家里,边喝粥边跟等娣子拉呱话,她问:“昨晚是哪个在你家玩的?我一觉睡醒了还听到这边在说话。”王婶命大,死于霍乱的老头子没将她一起带走,自己的儿子媳妇和孙子也幸运地逃过了那一劫。她的这个惟一的儿子大名叫王连成,比等娣子小四岁。这些日子这个热心的大妈正在帮助庄上那些残缺的家庭牵线搭桥,帮助他们重组家庭。当等娣子把昨晚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她后,她就自己拿了张板凳坐下,慢言慢语地说:
  “你这事做得对,我早就想跟你谈这家常了,我看你们顶好不过是合起来过,二宝也比你大不了几岁,人又老实勤劳,你表姐不在了,还带着孩子。你吧,张三老没个消息,现在也算是孤儿寡母了,这么多的田在手上种,家里又没个男人,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来根想想,你说婶妈说得对不对?我晓得你们两个都有意,就是都不好意思捅破这层窗户纸,这回你要听我的,让婶妈替你作这个主。”
  等娣子听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半天没找出话来回她,就觉得她说得太对了,像是拱到她心里,昨晚二宝走后,她翻来覆去的想了半夜,她弄不清楚她是为了这个家还是她自己动了凡心?过了会儿,她才轻声细语地说:“就是不晓得姐夫他是怎么想的。”
  “那还要问,他肯定是巴不得呢。你点了头,这事包在婶身上。”
  “如果那样的话,这回我听你的。这么多年了,婶劝过我好多次,我一心还念着张三,没把你的话放心上,这回是走到绝路了,由不得我了,来根他爷爷临走时也是这样关照的,昨天我看到桂珍子那可怜巴巴的样子,也想过婶你说的这条路,就是觉得万一张三没有死,哪天回来了,你叫我怎么办?”
  “你又在瞎想了,那有十几年没音讯的人还在世上。再说,就是真的那人回来了,也是件大好事,你们可以照样团圆,二宝还可以重找人。不过,哪有那种可能,你真会往夹层里想。”
  “还有,我不离家,他家那土墼屋快要倒了,他带着桂珍子到我家来住,我也不要他改姓,以后如果我跟他生了孩子也随他姓。”
  “这样好,我马上去跟他说。”说到这儿,王婶就端着空碗回家了。
  这边,等娣子就跟正喝着粥的来根说:“刚才王奶奶说的你也听到了,她是想让你姨父和桂珍子妹妹来我家,跟我们一起过。如果那样的话,你姨父就是你的继父老子了,你也不小了,妈想听听你是什么想的?”
  “我看这样挺好,你早就应该替我找个爸爸了,你知道吗,外面人总说我没爸爸,说我爸爸已经死了十几年了,他们还说你傻。还有,我也挺喜欢姨父的,他过来肯定会对我们好的。妈,这回你就听王奶奶的吧。”
  后来,在王婶的撮合下,很快便水到渠成了。
  二宝往这边搬家的那一天,还特地请了份香纸,买了四个大炮仗,等娣子说:“炮仗就别放了,我们就这样闷声大发财地合起来过。哪有什么好显摆的?”二宝说:“好,不放就不放。”他们就这样两家成了一家。这个家庭现在有二十几亩田,有夫有妻有儿有女还养了头牛,着实挺让庄上人羡慕,都说王婶做了件积德的事。
  他们并家后没过几天,二宝就请王婶家的连成帮忙去了一趟黄海边,买回了一船玉米秸杆。晚上,他们激情过后,他跟等娣子说:“连成过两天要同他的婆娘弄船上江南去扒河蚌,我已经跟他说好了,也跟他船过去混些日子。那边正在收割晚稻,活儿多,管饭还拿工钱。你替我把那一条格子面子的棉被拆洗一下,连成说棚子已经苫好了,就在这几天要动身。”他口气中像是在通知她,又有点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等娣子听了觉得有些突然,现在不是情况变了吗?她原以为,他舍不得再背井离乡,家里紧一点,不出去也能熬过这个冬天。她心里不想放他走,她孤单怕了,于是,她就在他的怀中幽幽地说:“能不走吗?”他说:“我也舍不得走,不过,进而一想,我是男人,我是过来照顾你们的,我不能沾你太多的光,成为你的累赘,我出去混上两三个月,管了嘴不算,还能挣点明年种田的本钱。我现在是无忧无虑了,有你在家里照顾丫头养着牛我放心。”她说:“好吧,你实在要走我不拦你,出去好混就多混几天,不好混就早点回来。”
  二宝走后,桂珍子就睡到了东房里姨娘的铺上,来根一个人在西房里搭的铺。后来他看到妈妈天天夜里要起来好几回到牛棚接牛尿,就说:“天一天比一天冷了,不如让我睡牛棚里吧,庄东头的四小还说要过来同我打伙儿,他看过二年牛,还在牛棚里养过一个冬天的牛,今年他家牛死了,他说,接牛尿他会。”等娣子知道,四小比来根大两岁,两个人没事时常在一起玩,那小伙没上过学,他肯过来同来根打伙儿,她放心,心里就寻思着,那户人家现在也困难,以后可以留他在这里吃顿把。这样也免得她一夜要起来几回,她自己倒也没什么,就是怕冷身子进被窝会冻着了桂珍子。后来她就替他们在牛棚里搁了张铺,铺还是搁在当年张三睡的那角落,铺板也还是那副铺板,此情此景,不由让她又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些事,往事历历,如在眼前,顿觉泪水浸湿了眼眶。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8 14:58:45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3:3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3:56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4:1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9 09:13:18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1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2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4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4 11:50:1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4 11:58:0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21 10:15:42给您送了鲜花38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