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一章:离奇身世文字大小:  

鲜花:248朵  送花   作者:季爱加     阅读:988     发表时间:2017-12-13 20:17:38    评论:3     字数:2122

【编者按】此文已经通过审核,敬请关注刘来根离奇的身世。感谢季爱加老师再次赐稿湘韵!【责任编辑:白山飞燕】

   序
  刘来根并不姓刘,他的的生父姓张。
  刘来根没见过他的生父。他是妈妈在外公家把他养大的。后来就跟了外公的姓。
  小时候,算命的瞎子替刘来根算过一次命,说他的前半生婚姻不顺,可能要打好些年光棍。不过,到了四十岁以后命里会有一段桃花运,到时他身边将会出现许多围着他投怀送抱的女人。那时,刘来根还小,是他的外婆花钱给他算的命,对于算命人的胡侃大家都半信半疑,哪晓得事有凑巧,后来那位瞎先生的预言竟然一语成谶。个中的缘由,且听在下为你细细道来。
  

  听人说,刘来根的生父叫张三,是离这儿十多里的一个庄子上的孤儿,十三岁那年,经人接引,只身来到这个叫陈家舍的小庄子上,替一户比较富足的人家放牛。东家姓刘,叫刘德旺,其实家境也不算怎样富裕,只是多了几亩薄田,家里养了头牛。其时,东家夫妇已届不惑之年,身边只有一个叫等娣子的女儿。等娣子比张三只大了三岁,如果不是小时候就替她订下了娃娃亲,很可能老两口会将这个孤儿永远留在家里,既当女婿又当儿子。不过那时没想到这一层,也没料到他命里就只有一个宝贝丫头,还以为婆娘生过这个女儿后,还会接二连三地生几个儿子呢,哪知道等娣子一等就等了十五年,连个妹妹也没等得到。现在想跟男方提悔亲又开不了口,虽然亲家的家境也跟他家差不多,但那边的家族势力大,得罪不起。这个只有一百多户人家小村落有一大半姓陈。刘家是单姓,闹翻了不但赔不起,而且将来的日子也不好过。只好在心里盘算着等女儿出了嫁再将张三正式过继过来,以后替他成个家,把这个门户撑起来。
  姑娘到了二十岁的那年春天,婆家那边请媒人过来通话,说当年秋后要带人(结婚)。哪晓得,在节骨眼上这边却出了事。女儿告诉妈妈说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女儿说:“你们就别拷问了,我全告诉你们,孩子是张三兄弟的,不怪他,是我自己上了他的铺,如果你们难为他,我就上吊寻死。”原来,十七岁的张三已经长成了一个四高六胖的大小伙子了,而且样样活儿都拿得出手,他的身份也由一个看牛娃变成了会罱泥会耕田的长工了。女儿天天跟他一起干活,情窦初开的两个小人儿日久生情也是难免的。
  那年春节刚过,老两口去了外庄做亲戚,家里只有女儿一个人,张三睡在院子里的牛棚里。那晚,外面下起了大雪,牛棚里暖和,等娣子带来了一大捧炒蚕豆,两个人咯嘣咯嘣地将蚕豆吃完了,她还赖在牛棚里的草铺上不肯走。后来,夜深了,张三又不敢上铺,就说:
  “你要睡这里,要不等我给牛接过一次尿我上大屋里去睡?”
  等娣子看到他那诚惶诚恐的样子,笑着说:“你不能走,我哪敢一个人睡在这院子里,我就睡这里,你也上铺,两个人挤着暖和,你怕什么,姐姐又不会吃了你。”
  其实,张三早就期待着她的这句话了,这两年,他心里一直深爱着这个虽然比他大三岁个头却没他高的小姐姐,只是觉得她早晚是人家的人,他一个给人当伙计的孤儿,做梦都别想吃到这块天鹅肉。小姐姐这么说,无疑是横下了一条心,要不顾一切地跟定他这个小长工了。
  那夜,他们顺理成章地将生米煮成了熟饭。
  没瞒多久,事情就不可避免地败露了。刘家理亏,只能忍气吞声地听任人家宰割,最后赔了人家三亩田才解除了婚约,还答应人家立即辞掉张三。等娣子的那个叫陈宝山的未婚夫还放出狠话说:“如果张三不走就打断他的腿,让他们家去养瘸子!”那户人家是庄上的一霸,没人敢惹,邻居们都劝刘家,说宝山那小子说打就上屋,快打发张三远走高飞,避上一段时间,等陈家过了气头上再找人圆弯,别害了人家小伙子。
  无奈之下,刘家只好将张三送到长江边上一个远房亲戚那里,那家亲戚算是等娣子的堂姑父,以在江上打鱼为生。那个村子里还有不少人家经营船运,常年在长江上做货物运输,正好有家船上要雇一个帮工,张三就又成了大船上的长工。那时的所谓大船,也不过就是载重两万多斤的木船,因为行船主要靠风力,没风或遇上逆风时就要靠人力拉纤、摇橹。
  在张三离家的前一天晚上,刘家在家里不声不响地为小两口办了一次圆房的仪式,没敢放一个爆仗,只是请了份素香纸,让两人一起跪在家神柜前拜过了天地,算是明确了他们的名分,这样生下来的孩子也就算是名正言顺了。第二天送张三走的时候,等娣子说,死活要跟他一起走,老刘说:“你千万不能再任性了,外边兵荒马乱的,你还怀着身孕,一起出去连张三都难找个立脚的地方。这样最好,让张三在外面混个一年半载的,等那边消了气,找人打个圆场,再回来一家人安安逸逸地过日子。”等娣听了才含着眼泪将张三的换身的衣服打了个小包递到他手上,衣服包里还夹带了一件她贴身穿过的红肚兜。
  在那边,老刘还跟人家船上说好了只干一年,工钱少一点不要紧,只是孩子还小,别让他做伤了。张三那时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大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东家不但没难为他,而且还正式地将女儿许配给他,对于这样的安排自然没什么意见。这边安排好了,老丈人就回了家。
  那年秋后,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等娣子在父母家中生下她的宝贝儿子,刘家喜得外孙,当下就给孩子取了个乳名叫根儿伙。意思是这孩子无论将来是姓张还是姓刘,他都算是刘家的一条根,俗话说:外孙上得外公坟。
  那一年是公元一九一九年。
  

返回列表

下一章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7-12-18 14:58:45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3:3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3:56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2 11:34:1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1-29 09:13:18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1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2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3-02 16:24:4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4 11:50:1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04 11:58:04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白山飞燕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21 10:15:42给您送了鲜花38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