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六章 天道苍苍(下)文字大小:  

鲜花:125朵  送花   作者:山左王氏     阅读:1630     发表时间:2016-02-24 21:41:35    评论:1     字数:3032

【编者按】自负的杜专,与柳莺破镜重圆的美梦破灭。离开医院发现被人跟踪,恍惚中他的车到了茹苇事故现场。做贼心虚的杜专,车撞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一命呜呼。看来天网恢恢,真是疏而不漏。故事已接近尾声,且看完美落幕。【编辑:盈儿】

  尽管昨天折腾到午夜,今天杜专还是早早的爬起来了。今天柳莺出院,杜专的计划是先接柳莺回到她家里,下午再邀几个公司里的人去她家看望,晚上到饭店吃饭。总之,要给外界造成这样的印象:杜专所爱的女人就是柳莺,杜专马上就要与柳莺结婚了,杜专的生活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茹苇这个女人,当然,他也没有玩弄过其他女性,也不知道“小钢炮”是谁……
  杜专常常脑袋发疼,他脑子里盘算的东西太多了,走马灯似的。有时候他自我嘲笑“机关算尽”,但他并不认为“机关算尽”是个贬义词。他既赞赏《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又认为自己处处比王熙凤高明:王熙凤的伎俩,无非是骗骗贾母,哄哄贾琏,对付对付贾珍、贾赦,整整晴雯、柳五儿而已,王熙凤与他杜专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杜专要迈步进病房,先向我打招呼,我没有好好理他,只是从鼻孔里“嗯”了一声。不过,我也不能去走廊尽头抽烟了——防贼之心不可无,我要保护柳莺,于是,我就坐到了病床旁边的一张白椅子上。
  杜专将水果放在床头柜上。
  柳莺又回到病床中间盘膝大坐,好像没有看见杜专。母亲脸面上抹不开,搭讪了杜专一句:“丫头出院了,你买这些水果干啥?还要往家里背。”
  “我,我来接她的。”杜专说。
  “谢谢你了,我的脚腿子还没有被撞断,我自己会走。”柳莺平静地说。我看了柳莺一眼,发现柳莺表情非常轻松,脸上居然带有一丝笑意。我是性情中人,我明白这是包含着轻蔑和嘲弄的冷笑。
  杜专死皮赖脸地看着柳莺:“以前呢,我是做了一些糊涂事,让你失望了,你就原谅一回,看今后的表现。现在呀,世上没有不糊涂的人。”
  “哦,既然大家都是糊涂人,那你的糊涂也就不需要原谅了。”我不由得出言铲他。同时我的脑子里也在打转:莫非这小子在暗讽潘局他们这帮糊涂蛋中了他的‘整赵救杜’计?哈哈,我倒要听听杜专的下文。
  “王部长啊,”杜专与我谈话:“真的,世上没有不糊涂的人。贪官糊涂,贪那些红纸绿纸,吃不完,用不尽,还要担惊受怕。清官糊涂,苦修苦行,得不到乐趣,枉度一生。所以我也是难免糊涂,柳莺要想得开。”
  我暗暗地失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亡命之徒,竟然对我宣讲起他的人生观来了!我当然不会放过他:“你说错了。清官的理念是为人民鞠躬尽瘁,不怕吃苦,以苦为乐,怎么叫糊涂?有些人,人心不足,胡作非为,暂得于己的时候怏然自足,不知枷锁将至,这才叫糊涂!”
  堵上了杜专的嘴,我转而对着柳莺说:“人生在世,都是在人欲、物欲的江海里遨游,唯一的港湾就是自己的家。不管是穷家富家,都要安分守本,不懂这个概念的人是很危险的。”
  我和杜专交锋的时候,柳莺的爸爸拿出一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样子。等我说完了,他朝着我晃了晃那支我敬给他的香烟,对我说:“走,到外面抽烟。”说着,他横了杜专一眼,意思很明确:我们不欢迎你,你可以走了。
  “今天上午办出院手续吗?”杜专又在与柳莺搭话。
  “已经与你无关了!你装什么糊涂?”柳莺火了。
  “你……”
  “我怎么啦?我还怕你把我杀了?!”柳莺一下子从床上蹦到地上,杏目圆睁,用手指着杜专,那样儿活像戏台上的梁红玉。我以前就很了解柳莺,知道她老实而不软弱,善良而不愚拙,尤其是她从容不迫地深入虎穴诱捕秦老板的故事在铁源几乎妇孺皆知。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这个小妹妹还有这么强硬、凶狠的一面,我今天大开眼界,不虚此行。
  我马上插到了柳莺和杜专中间,将柳莺掩在身后。我冷眼注视着杜专,慢慢地说:“你走吧。”
  
  杜专灰溜溜地发动车子离开医院。本来,他今天请了假来接柳莺,现在柳莺不要他接了,他也没有心思去上班,他想回家好好地睡一天。
  杜专抄了一条近路,上了济川路。济川路与国庆路交叉,到了国庆路就快到他的新住所了。
  杜专习惯性地扫视了一下后视镜,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后视镜里出现了一辆黑色奥迪车,远远地跟随着他。他记得,早上出门时看见过这辆车,当时这辆车停在他住的那幢楼的门厅外面,车牌的尾号是008。刚才他离开医院时,又看到这辆车停在医院门口的道路边沿,他以为是巧合,没有在意。现在这辆车怎么又跟上来了呢?
  杜专下意识地点了点剎车,后面的奥迪靠近了一些,车牌上的三个阿拉伯数字——008非常清晰。
  杜专踩下了油门,他的丰田车猛然提起了速度,跑了一段路,杜专又扫视后视镜,那辆008仍然像膏药一样粘在后面。
  杜专似乎什么也明白了,他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弄明白。他放缓了车速,迷怔着眼睛,任车轮在笔直的济川路上往前滾动。
  外面刮起了风,道旁银杏树上的黄叶散散落落地飞下,有几片粘到了前挡风玻璃上。那纸扇一样的黄灿灿的小树叶,非常美丽,非常悦目,杜专留恋这些小树叶,不想开雨刮器刮去它们。杜专已经不敢再去看后视镜了,他抬眼看了看车内的车镜,一张污浊憔悴的瘦脸吓了他一大跳:这就是杜专?这就是有许多钱的杜专?这就是懂“机电一体化”的杜专?这就是风流无限、自诩“花中王子”的杜专?这就是又想得柳莺、又要骗茹苇的杜专?这就是陷入罪恶和恐惧的深渊、有今天没有明天的杜专?
  ……
  太阳从薄云中露出了脸盘,外面的世界顿时亮堂了许多。高大葱茏的行道林带像绿色的长城,中心隔离带里,密密层层的红叶红花的紫薇红得鲜艳,组成了一幅无限长的红地毯。杜专忽然对这一切无限羡慕起来,他想忘却过去的一切,他想抹去过去的一切,他想成为一棵树,一株草,一枝花,在阳光下自由自在地生长,他再也不想做一个人了。
  前方是十字路口。杜专迷迷糊糊地打了方向,进入了国庆路。他的眼睛睁一会,闭一会,车子晃来晃去地前进,好像喝酒喝多了。
  杜专又一次睁开了眼睛。这一次他看得很清楚:前方的道路边沿画了两个白圈圈。一个是圆形的,那是柳莺被撞倒时的位置;还有一个是长圆形的,那是茹苇被撞死时的位置。这两个圈圈是记号笔画的,过了几天,仍然十分清晰。
  圆形的白圈圈一闪而过,不见了。长条形的白圈圈却忽然竖立起来,不,那是一个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站了起来!女人咬牙切齿,张开双臂,向着杜专扑了过来……
  “啊……”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丰田车“轰”地一声撞在了路边的灯杆上。一般的轿车的铁皮都不太厚,有些车的壳皮一脚可以踢出一个大坑,开轿车不出大事故算是最好,一出大事故就和纸糊的灯笼去撞墙差不多,经常被撞得四分五裂,惨不忍睹。这一次还算好,撞的是个空心的灯杆,只是将前保险杠撞成了一个V字,车身还没有解体。杜专也没有从车内飞出,他的头撞碎了前挡风玻璃,探出了窗外,正巧被灯杆挡住了。他的身上没什么伤,只是一颗脑袋被挡风玻璃和灯杆撞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铁源市交巡警二大队又出了现场。队员们七手八脚地破拆车门,将杜专拖了出来,放到地上。两位有资质对人员伤亡进行鉴定的事故勘查民警对杜专进行初步的检查,不大一会儿,他俩站起身,走到一旁抽烟去了。
  120车喊着“救命”赶来了。四个医务人员板着脸上前检查了一番,带队医生站起身来摊摊双手摇摇头:救什么命呢?这个人的命早已没有了。几位医生还蹲在那里给杜专揉眼睛,杜专的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茫然地看着这个世界,医生们怎么按摩也闭合不上,他大约是对这个花花世界实在太留恋了。
  “他娘的!”二大队队长皺着眉头对医生们说:“这块地方不太平,一个星期出了两条人命。”
  后来,他们知道了原委:为什么第二次出人命,这是报应!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盈儿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1:54:05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6:21:52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21:05:29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5 18:29:56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万水千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6-03-23 11:53:58给您送了鲜花36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