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五章 三审刘波(下)文字大小:  

鲜花:125朵  送花   作者:山左王氏     阅读:1724     发表时间:2016-02-14 00:53:58    评论:1     字数:3853

【编者按】二审刘波后,虽然刘波交待了作案经过,但我们仍然觉得疑点重重:刘波为何对杜专如此言听计从且死心踏地?柳莺与死者是同事关系,难道对她与自己男友的事一无所知?于是决定三审刘波。果然又有了新发现。交通事故接近尾声,还会有别的疑点吗?且听下回。【编辑:盈儿】

  刘波所犯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全面、充分、翔实,关键的证据连成了证据链,按照相关规定,宣堡分局决定先行拘留杜专,然后走程序。
  抓杜专的事情决定以后,情况又发生了变化。原因是我和李处长不约而同地感觉到这个案子还有蹊跷之处,还有未解之谜。到底是什么蹊跷、什么谜,我们两个大外行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头绪。于是打电话给潘局,潘局说他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点问题,他请我俩去他那里研究一下。以前他配合我们查赵家良,都是他主动往我这儿跑。现在他牛起来了,让我们去造访他的衙门。
  下班之前,我们去了,李处长问他:“我和王副部长难得登你的衙门,今天怎么跟我们‘烟酒’啊?”
  潘局长硬着头皮说:“帝豪,怎么样?”
  帝豪是铁源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
  我笑了:“算了吧,不要硬撑,叫人去弄五斤小龙虾来吧。”
  铁源人原来不吃小龙虾,小龙虾的地位就和屎売螂差不多。后来不知怎么搞的,小龙虾一下子就红起来了,大宾馆也好,小饭店也好,几乎是无小龙虾不成席。价格也是乘风飚涨,一开始是三元五元一斤,现在涨到了四十几元一斤。三元五元一斤的时候,我和赵家良两个人解决五斤不费啥劲,现在我们五两也舍不得吃,除非别人请客,不用我们掏钱。我知道让潘局出血去买小龙虾不容易,所以干脆多说一点,要他五斤。另外我也知道潘局可能要打折扣,必须将“标的”提高一些,开口要五斤,有三斤半到位也就不错了。
  不大一会,一大汤盘红亮亮的小龙虾送过来了。三个臭皮匠坐在铁源市公安局局长室吃小龙虾,边吃边谈事。湊合了半天,还是不得要领。李处长烦了,教潘局去发动发动群众,集中群众的智慧,说不定有效果。
  “发动谁?介绍一下案情就需要大半天。”潘局嘟囔着:“你们两个一点合理化建议也没有,只顾吃龙虾了?要不,再来五斤?”
  李处长抹了抹嘴:“这龙虾鲜,虾黄不少,好的好的。”他抬眼看了看潘局办公室里那位女警,笑着说:“你听到没有,潘局叫你再去弄五斤龙虾来,分开来打两个包给我们带走。”那位女警笑着走出去了。
  又吃又拿的,总得说点有价值的话吧。李处说:“刘波虽然招出了杜专,也提供了一些证据,我们的调查也证明了杜专与茹苇的关系。但雇凶杀人不是吃几只龙虾,总得有个动机和原因,现在没有。”潘局长说:“对。现在有个别无良律师得了钱就不讲公平正义,钻牛角尖,胡搅蛮缠,我们要预先考虑到这一点,把案子弄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每个细节都弄清楚,办成铁案。那个杜专已经被24小时监控了,早一天晚一天动他无所谓。”
  轮到我了。我先向他们打了个招呼,说我不懂刑侦,我只是从宏观上考虑了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潘局问。
  “杜专敢于到你这儿来搅浑水,搞赵家良,说明他对刘波很有信心,认为刘波至死也不会交待。他为什么这么有信心?这个问题要搞清楚。”
  “嗯——”
  “杜专与茹苇发展到动刀子的地步,他的未婚妻柳莺当真毫不觉察,一无所知吗?这个问题要搞清楚。”
  “嗯——”
  “杜专既然这么聪明,这么大胆,这么有心计,那么,在刘波没有最终判决以前,他必然终日有危机感,也必然会搞些新的动作,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尤其是不能让他跑了。”
  潘局大笑:“……啊,是啊,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王部有道理,名不虚传!”
  “我们说完了,你该怎么办?”李处长以关切的口气问潘局。
  “暂时不动杜专,加强监控,让他自我暴露,掌握他的新罪证。王部你放心,杜专变成一只苍蝇也飞不出铁源。”
  “还有其他措施吗?”我问。
  “其他的事情跟你们说了没有用,我马上去做部署,你们坐在这儿等龙虾吧。”
  潘局做了他的部署以后,立即赶到宣堡分局与赵家良、于德海沟通,决定第三次提审刘波,这一次三个人一起来审。
  晚上八点多钟,刘波被带到了第二讯问室。
  这一次,刘波的情绪稳定了一些。
  潘局长首先亮出了身份,随后告诉他,为了对他负责,也为了验证他的供词,市局请求省公安厅交巡警总队和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专家组成专家团来到铁源,到国庆路现场进行实地勘察分析,最后作出的结论是:刘波在距离茹苇1.5-2米时紧急右拐,是为了避兔撞死茹苇。
  刘波已经是心如古井,只等一死,这个消息给他带来了活下去的希望!刘波趴在审讯椅的手板上哭了。
  等他平静了一会儿,于德海开始进入主题:
  “刘波,你光是哭没用。你也看到了,政府对你是多么的负责,你应该完全彻底地把事情交待清楚。你上一次的交待基本上是老实的,这个很好。但是你还有一些细节没有说清楚。所以今天再来问你一下。主要问题是,杜专以前并无杀害茹苇的想法和行动,为什么那天下午突然给你20万,叫你去害茹苇?”
  “我也搞不清楚。”
  “哦,你很乐意帮杜专去害人吗?”
  “……不不不……我……”
  “是啊,你不愿意。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就会问杜专:为什么要害茹苇?难道你没有问?”
  “……问了。”
  “他怎么说?”
  “他说他也不想害人,但是茹苇与他决裂了……”
  “为什么决裂?”
  “啊,这个不需要原因,杜专这个人比较虚浮,与任何女人都处不长久。”
  “喔……那么,就因为决裂,所以要害她?”
  “不是啊,菇苇还说,她马上就去把杜专骗她的所有事实告诉柳莺,把他发给她的所有短信转发给柳莺看,让柳莺认清他,让他鸡飞蛋打。她说还要把这些短信发到网上去,让天下女人认清杜专,所以杜专才起了黑心……”
  正在这时,市局的两位女警丁艳和任真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将一份调查笔录放在潘局长面前。
  刚才,潘局急令她们二人立即去医院,连夜找柳莺问话。
  两个人首先关切地查问柳莺与杜专的关系,是不冷不热地耗着,还是已经分手了。
  “我跟谁分手?我跟谁都没有什么关系,怎么谈得上分手,笑话!”柳莺上火了。
  “柳姐,不瞞你说,杜专已成为我们的调查对象,你们没有什么关系那就好。另外,我们要向你调查一件事:你曾经与杜专处过朋友,对于他的为人,你不可能不了解吧?”
  “说不了解也是假的,事实上我是逐步地了解的。”
  “他勾引茹苇的事,你知道吗?”
  “知道,但是我没有证据,我又不是他的老婆,我从来不去查问他、干涉他,我要是存了这个心,搞的证据大概可以拍一部电视剧了。”
  “出事那天,你知道死者是茹苇吗?”
  “我从后面看,好像是她,离她十几米时,我认出来了,正想招呼一下,刘波的那个车子就撞过来了。”
  “对茹苇的死,你有什么想法?”
  “如果确定是故意杀人,那么一定是杜专干的。”
  “为什么呢?”
  “出事那天上午,茹苇找过我。”
  “哦??”
  茹苇是在织锦公司传达室与柳莺联系的。柳莺从楼上下来以后,坐在传达室里间供值班人员休息的床上与茹苇说话。茹苇向她道歉,说自己勾搭杜专,心中有愧。
  “妹子,你错了。我与杜专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道歉。”柳莺客气地说。
  “姐,我明天就要回老家了,我手上也攒了一点钱,回去开个店,过过日子够了。”
  “你为什么要回去?”
  “杜专天天纠缠骚扰我,又不与我结婚,现在他在外面又有了人,我已经与他决裂了。”
  “决裂了不是好吗?你回去干嘛?”
  “姐,你不知道,他仍然骚扰我,我怕……姐,我想来想去要和你见这个面,把杜专的情况告诉你,提醒你一下,这样我的心里才好受一些。今后咱们天各一方,各自保重吧。”
  “没事,我加你的微信好了,联系起来很方便。”
  “姐,我回去以后,把杜专给我发的那些短信传到网上去……”
  “不,不要传,传到网上,受伤害的是你自己,他这种人反正不要脸皮。姐劝你一句,你也是有错的。你看,姐与他谈了一年多了,啥事儿也没有。你今后要好自为之……”
  
  潘局长、赵家良与于德海都松了一口气。审讯暂停了一会儿,等着书记员整理讯问笔录。于德海吸了几口烟,想了想,递给了刘波一支。于德海一边给刘波点火一边说:
  “你的脑筋真有问题,这么重要的内容都忘了交待,害得我们又辛辛苦苦审了你一趟!喔,我还有个事情要问你——”
  刘波刚刚吸了一口烟,一听这话,马上惶惑地看着于德海。
  于德海轻松地微笑着说:“你这家伙,第一次审你时你为什么像块屎缸里的砖头,又硬又臭?难道你不想从宽,愿意等死?这里面总有个原因吧——”
  刘波说,杜专给他20万,向他“布置任务”时对他说了,如果被110抓到,咬死酒后肇事,最多判3年,3年以后出来,杜专再给他20万。杜专又说,如果承认了故意撞人,那就会被枪毙。
  “哦——是这么回事。咦,杜专说3年以后再给你20万,这明显是哄你呀,啥事都没有了,他还会给你20万?”
  刘波脱口而出:“他写了欠条……”
  “欠条在哪里?”
  “在这里。”刘波跺了跺脚。
  于德海闪电般地扒下了刘波的鞋,一看,什么也没有。
  “我自已来拿?”刘波征询地看着于德海。
  刘波的左手被拷在审讯椅的面板上。于德海叫两位警察过来给他打开手铐,刘波翻起裤脚,撕开贴在招边处的一小块胶带,从招边夹层里摸出一个叠成硬币大小的纸块。
  于德海一把抓了过来,回到了审讯席,小心地展开纸条,潘局长和赵家良的脑袋立即湊了过来。那张纸条上写的是:
  我承认,欠到刘波人民币贰拾万元,见面归还。
  落款是杜专,没有写日期。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盈儿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1:54:05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6:21:52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21:05:29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5 18:29:56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万水千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6-03-23 11:53:58给您送了鲜花36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