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五章 三审刘波(上)文字大小:  

鲜花:125朵  送花   作者:山左王氏     阅读:1530     发表时间:2016-02-13 00:08:10    评论:1     字数:3408

【编者按】在纪检委领导面前,"我"摆事实,讲道理,讲明白了赵家良与柳莺的关系。他们属于知音,心灵知己,与杜专举报不符。上级领导也调查到柳莺是个作风正派的姑娘,此事到此算是结束。那么这场交通事故,从何下手破解呢?且看下回【编辑:盈儿】

  
  我在房间里的电脑桌前折腾了一夜。
  快天亮时,我想上床躺一会儿。一看床上,我老婆仰在那里,将被子压在身下,手脚舒展,摆了一个“大”字,存心不给我留“余地”。没法子,我从立柜里拖出一条毛毯,打算在地板上对付。
  忽然,我老婆翻了个身,滚到一边,换了个侧卧的姿势,呈现一个“h”形。我一看来了机会,连忙在她旁边躺了下来。
  “什么事啊,折腾了一夜?”老婆醒了。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她也没有指望我告诉她。她伸了几个懒腰,爬了起来,钻进洗手间去了。
  正在这时,李处长打我的手机,问我起床了没有。我回答他:“李处,你应该先问问我上床了没有。”李处长说:“你没有上床就别睡了,我和潘局马上到部里找你。”
  纪检的人说话就是这个样子,一点也不知道疼人。我钻进洗手间,将我老婆挤到一边,匆匆地抹了一把脸,就急急忙忙地赶到了组织部。
  我边往办公室走边给青年干部处的小林打手机,请小林早些上班,顺道到他家附近的银海饭店给我买六只蟹黄包子带过来。进了办公室,我立即往电水壶里灌水,烧开了泡茶。
  三杯茶刚泡好,李、潘二人就来了。喝了一会儿茶,小林到了,于是大家吃蟹黄包,六只包子分而食之,一个不剩。事实上,多买一只我也舍不得,买一只这种包子要花三十元真金白银啊!
  李处长用纸巾抹了抹油嘴,看着我说:“先谈第一个问题,赵家良与柳莺的关系。先摆事实讲道理,最后做结论。”
  这个老家伙厉害,帮忙帮得不露形影——这个问题过了关,所谓的第二个问题就没赵家良啥事儿了,这还不是暗帮忙!我顿时脑子活跃、内心冲动,斩钉截铁地说:“我认为,他们关系正常。”
  他们二人低头喝茶,等着我的“论据”。
  “赵家良的第二台手机用了四年多了,而他前年元旦前后才认识柳莺,所以这台手机不是为了与柳莺通话而买的。这台手机上总的通话次数588次,其中与柳莺通话31次,远远没有与我通话的次数多,与我通了88次。秘密手机一说不能成立。现在这个社会,谁没有一点隐私?许多人都有两个、三个手机,对不对?”
  李处长打断我的话:“与主题无关的不要说。”
  “喔。”我喝了一口茶,接着说:“秘密通话一说也不成立。杜专偷录的内容,都是谈气候、工作、家庭、风景、文化之类,也有一些与情爱搭界的话,如李清照的诗词,总之都是健康的。没有一句庸俗下流以及倾慕、婚嫁之类的话。大约柳莺给赵家良打电话时也没有隐瞒杜专,否则杜专怎么录到音?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杜专这个人很善于搞阴谋诡计。”
  “他录了有什么用?”潘局长问。
  “可以用来吓唬、控制柳莺,或者找她的其他麻烦,可以用来敲诈、诬陷赵家良。他不是跑到你那儿‘反映情况’去了吗?杜专这个狗日的!”李处长恨恨地说。
  “咦,赵家良与一个姑娘家扯这些没用的话,这不是无聊吗?”潘局长歪着头,皺着眉头问。
  无聊?昨天晚上我也是这样想的。当时,我反复地审听杜专偷录的录音,竖起耳朵寻找问题。我老婆被吵醒了,问我折腾啥名堂,还让不让人睡觉?我又不能向她泄密,只好绕着弯子问她:“才女,有一男一女互相有点意思,聊天时却又总是扯些废话,这是什么原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不说废话说什么?可以结婚的话早就结婚了!”我老婆教导我:“知音就是这样,不说什么情呀爱的,也不做什么苟且之事,只是心心相通。”
  “哦,知道搞不成而不去搞,只是在心里面想想,心照不宣,这就是知音?”我问。
  “对牛弹琴!”我老婆将屁股转向我,不理我了。
  我将昨晚我老婆对我说的话说给他们听,并且补充道:“知音是高洁的,高洁的人不好当。李清照的丈夫死得早,她那当官的父亲又给她找了个男人,过了不到两年,离婚了。李清照也有知音,想起那个知音她就写诗词,写了什么‘绿肥红瘦”呀,‘凄凄惨惨切切’呀,直到今天,我们只会背她的诗词,谁也不知道她的知音是谁……”
  大约我又说跑题了,李处长又打断我的话:“你歇一会儿吧,我来汇报一下。”
  李处长说:“昨天,我去调查了一下柳莺的情况,我的目的是了解柳莺这个人有没有乱七八糟的行为以及她有没有经常与赵家良幽会。柳莺上班从不离开公司,下班后都是按时回家,回家后就不出门了,偶尔与杜专一起出去玩玩,不超过夜里十来点就回家睡觉。结论:柳莺没有与赵家良秘密约会。结合刚才王副部长所讲的情况,第一个问题可以结束了。”
  潘局长如释重负:“王副部长,你们搞红颜知己也算不上什么错,有才华的人思想丰富嘛,这个我能理解。说老实话,赵家良是我们局里的一棵树,我实在不希望这棵树倒了!”
  我顿时急眼了:“我没有搞红颜知己,你不要撒大网,把我包进去。”
  “对对对对,我证明,王副部长是一个‘好人’。那么,第二个问题,赵家良雇刘波杀人一说已属无稽之谈,还有没有必要研究呢?”李处长看着我说。李处长的目光里含着暗示,他希望我说:赵家良没有杀人动机,怀疑赵家良毫无理由,不要脱裤子放屁。
  这样一来,这个事儿就算结束,写个报告往吴书记那儿一送,我和李处长就完成任务了。但是,我没有按李处长的思路说话,我说了一番话让他们大吃一惊。
  “要研究!”我大声地说。我知道他俩要与我争论,于是,我立即用更大的声音发布我的观点,不给他俩讲话的机会:
  “调查赵家良是因国庆路肇事案引起的,案子不破,事情不弄个水落石出,我们的结论就不能让人信服。虽然侦破工作是宣堡分局的事,但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
  “快说说你的想法。”李处长说。看来,我这一番话将他的兴趣调上来了。
  “我不说想法,我先说结论!可以确定,凶手蓄意谋害的对象是死者茹苇,凶手刘波与茹苇没有交往,没有恩怨,因此,凶手背后还有主谋,这个主谋是谁,现在已经有了线索,逮住他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我又说了一番石破天惊的话。
  这下子好了,潘局长与李处长呆在那里了!过了半天,潘局才湊过来说:“你,你能不能讲得详细一点,具体一点?”
  “啊?”我怔愣了,我哪里会详细地说、具体地说呀?我说:“我又不懂刑侦,我不会说,但是我有个朋友,他会说,我让他来说给你们听。”说完,我就从公事包里拿出了那支用于在赵家良办公室偷录的录音笔。
  “潘局,不好意思,虎口捋须,班门弄斧。”说完,我就按下了播放键。
  一遍放完,他们还想听,于是我又放了一遍。两遍放完,二十多分钟过去了,他们两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谁也不讲话。
  我还想放第三遍,李处长按住了我的手:“你这个小家伙机关算尽,超前思维,你居然让赵家良来协助你调查赵家良!哈哈,你是怎么想得出这种没有屁眼子的坏主意来的?”
  “哈哈哈……”我们三个人笑成一团。
  潘局长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对着我发难了:“我说你搞红颜知己,你还要否认,那么你和赵家良谈什么哥呀妹的?是你自我招供的吧?”
  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告诉他们:柳莺真的是我的表妹,有族谱为证。
  我的认真态度对他们产生了影响。李处长感叹地说,男人女人都一样,都需要安慰、体贴、理解,都需交流和交际,这种安慰、体贴、理解、交流,不一定只局限于夫妻之间,否则,结了婚不就等于进了“围城”了?李处长请潘局在适当的时候与陈虹谈谈这些道理,潘局连忙说:“非常有必要,非常有必要。”
  潘局长从裤袋里拿出一盒软包中华,撕开封口,拿出一枝烟扔给我,又拿出一枝扔给李处长。潘局这类人习惯于吃“伸手牌”香烟,很少发烟给别人。我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人,今天潘大局长破例给我们发香烟,而且先发给我,这令我很激动。我一激动就不由自主地打开抽屜,将昨天从赵家良那儿搜刮来的两条极品黄金叶香烟拿了出来,送给他们每人一条。
  李处长把玩着精美的包装盒,随口说道:“这种极品黄金叶属于贵重物品了。”
  这是什么话?这不是含沙射影吗?我马上坚决地反击:“放心地去抽吧,绝对不是受贿所得。”
  看着他们二人将我的极品黄金叶往包里塞,我的心在滴血。
  临走以前,李处长对我说:“你笔头子快,辛苦你把调查报告写一下,把所有的取证材料编一下号,我们签个字报上去就行了。”李处长又对潘局长说:“破案子的事是你的本份,如需我们两个配合,愿意效劳。”
  潘局长说:“下午你们二位休息,搞材料。我去宣堡分局一趟,找赵家良、于德海督促一下。一有进展,及时向你们汇报。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盈儿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1:54:05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6:21:52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21:05:29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5 18:29:56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万水千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6-03-23 11:53:58给您送了鲜花36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