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三章 蹊跷车祸(下)文字大小:  

鲜花:125朵  送花   作者:山左王氏     阅读:1403     发表时间:2016-01-22 22:17:35    评论:1     字数:3090

【编者按】肇事司机刘波的审讯并不顺利,他的回答漏洞百出。赵家良与同事于德海准备深入调查刘波的家庭关系,社会关系。此时柳莺的男友杜专却将一封举报信,交到赵家良的上司潘局长手里。他举报赵家良与柳莺关系暧昧,怀疑赵家良谋杀柳莺。潘局心中咒骂,却不得不公事公办。那么杜专本人就是清白的吗?其待下集更精彩。【编辑:盈儿】

  按照刘波的交待,他肇事的过程是这样的:
  昨晚5时左右,刘波溜出来与几个朋友喝酒。散伙以后回到厂里的宿舍,刘波觉得兴犹未尽,于是他就将王老板的破桑塔纳开出来兜风,不料闯下大祸。他逃回厂里以后,将车子停回原处,检查了一下,也没有发现血迹,他就回家睡觉了。
  “你和哪些人在一起喝的酒?”于德海问。
  刘波没有犹豫,马上说出了三四个人的名字。
  “你的车在肇事地点以北停了十分钟,你停在那里等什么?”
  “我解小便,然后抽了一枝烟。”
  “发现反方向有行人,你改为逆行撞上去,你要撞的对象是谁?”
  “我有些醉,失控了。”
  “醉了?失控?为什么肇事后逃跑时那么熟练?”
  “……”刘波低头不语。
  赵家良向于德海使了个眼色。
  根据现场情况分析,结合目击者反映的情况和看法,刘波故意伤人的嫌疑非常大。不管是自主所为还是受雇于人,实施这种行为的人都具有典型的亡命之徒的心理。只有将铁的事实摆在面前,才能将其绳之以法,否则,这些歹徒的口供每次都会变化,今天承认了明天又会翻供。鉴于对死者伤者以及对刘波的个人调查尚未开展,手上没有确凿证据,明知刘波在说着不能自圆其说的谎话,对他也无可奈何。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只好以酒驾和肇事逃逸为由将他刑拘在押。
  于德海“嚯”地站了起来,刘波顿时浑身一颤!
  “刘波,铁的证据不摆到你面前,你是不会老实的!你刚才说的谎话也将会成为你态度不老实的证据,奉劝你以后想说就说老实话,不想说就不要说,你不要心存侥幸,负隅顽抗!”于德海用手指着刘波:“我们不轻信口供,不对你搞逼供信,但是你自己应该好好地考虑一下你的下场,应该怎么办,你心中要明白,死到临头,后悔就来不及了!”
  刘波像老鼠一样四处窥视了一下,仍然沉默不语。
  “带下去!”于德海猛地拍了一下审讯桌。
  
  根据以往的经验,调查当事人的个人情况是侦破命案的有效手段。当事人的家庭关系、社会关系、经济收支以及手机里的丰富信息里,往往包含着凶杀的原因以及嫌疑人的蛛丝马迹。
  正当赵家良、于德水召集精兵强将开会分工,布置这项工作时,有位青年人人出现在市公安局接待处,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这颗重磅炸弹是-个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纸。来者说,信封里面是重大案情的举报材料,他要面呈潘局长。
  潘局长当然不会随便接见他,无奈之下,青年人只好将信封交与接待人员。那位接待人员抖开信纸一看,立即起身奔楼上去了,不大一会,他下来将小青年领上了楼。
  小青年说,他叫杜专,是昨天车祸受伤者柳莺的未婚夫。他举报宣堡分局局长赵家良与他的未婚妻柳莺关系暧昧,并怀疑赵家良因害怕事情败露而雇凶伤害柳莺。
  “我先问你,你最后一句话的证据是什么?”潘局长严肃地问。
  “我自已分析,有这个可能。”
  “小杜,我佩服你,你没有任何证据就跑到我这里来说这种人命关天的话,你的胆子不小!你知道后果吗?”
  “局长,我有他们两个秘密通话的录音。”
  “这与杀人有关联吗?”
  “虽然没有,但是他们有不正当关系也就有这个可能,我只是请求你调查一下,弄清事实,如赵家良没有害柳莺,那就更好。”
  潘局长心内烦透了:赵家良是他最得意的下属,他甚至认为,他这辈子干上了市局局长并不值得自豪,值得自豪的是他培养了赵家良、于德海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精兵强将。假如赵家良出了事,那么他的事业、他的人生将会彻底崩塌,他这辈子相当于白活了!
  潘局长审视着面前的这个名叫杜专的年轻人。他领教了这个杜专的厉害,对于杜专的“举报”,不核查肯定不行,费精费力地核查到最后,很有可能查不到赵家良的什么问题,但是要追究杜专举报不实甚或造谣诽谤也不够条件。
  “他奶奶个熊!”潘局长在心中恶狠狠地咒骂。
  “杜专,今天的事情不许对外散布,否则你有造谣诽谤之嫌!你明白吗?”潘局长严厉地说。
  “我知道。”
  “最终结果你会知道的,我们一切以事实为根据,你要相信党和政府。”
  “是的。”
  “你偷录的那些东西呢?”
  杜专交给潘局长一个数据盘。
  
  铁源市委、市政府正在召开两套班子会议,商议举办第五届“中国铁源国际银杏艺术节”的事宜。
  银杏是一种高大繁茂、风姿绰约的乔木,主干粗壮,枝叶婆娑,令人称奇的是她的叶片呈独特的纸扇状,随风起舞,沙沙作响,要多优雅有多优雅。更为奇妙的是,银杏树在中秋的特定几天内,也就是在大闸蟹开始上市的日子里,树叶突然间会全部变为金黄色,煞是灿烂迷人。选择这样的时候,邀请客商、政要、文人前来观赏黄叶、品尝大闸蟹,确实富有诗意。不过,名不正则言不顺,公然请人家来吃吃玩玩人家是不来的,必须戴上“艺术”的雅冠。
  今天的两套班子会议议题是对各部门、各大企业报上来的拟邀嘉宾、拟洽项目进行过堂,为接待工作做人员安排和程序安排。这个议程不同于举手表决,这是一个马拉松式的会议。
  潘局长急匆匆地来到市委小会议厅后门,径直走了进去。
  市委小会议厅的结构与大剧院相似,主席台后面有暗房,供主席台上的主要领导休息及个别谈话使用。一位年轻精干的秘书笑着与潘局长打招呼,并给他倒了一杯茶。
  “什么时候散会?”潘局长问。
  “马拉松——怕是要开到半夜。”略略停顿了一下,小秘书问道:“你要找书记还是找市长?”
  潘局长想了一下说:“他们太忙了,不找他们。方便的话,你帮我请纪委吴书记出来一下。”
  “可以可以,我上去看看。”
  纪委吴书记很快就过来了,听了潘局长的汇报,吴书记半天没有开腔。潘局长正想说什么,吴书记开口问道:“那个杜专偷录的录音里,赵家良与那个姑娘谈了些什么?”
  “我初步审听了一下,都是些家长里短的话,没发现什么暖昧的内容。因此,姓杜的怀疑赵家良雇凶伤人简直是天方夜谭,赵家良怎么可能认识那个刘波?另外,赵家良是在破案过程中认识柳莺的,即使他们有一些个人往来,我认为也是正常的,也可以说是属于个人隐私。”
  “不对。赵家良认识不认识刘波,赵家良与那个柳莺的隐私是什么性质,这个都要查一下。”
  “你直接立案审查,还是由市局督察、纪检部门来审查?”
  “都不行。”
  “……为什么?”
  吴书记又沉默了。
  潘局长递过去一枝烟,吴书记接过来点着。过了片刻,潘局长又想说话,被吴书记摆手制止了。
  吴书记吸完了香烟,喝了一口茶,慢慢地说:“赵家良清白与否,他自己担当。我们先不考虑这个。我感到这件事有些门道藏在里面——立案查赵家良的依据很牵强,或者说不够立案条件,如果搞得满城风雨,而又查不到个子丑寅卯,怎么收拾?不查也不行,对你们那个刘波案有影响,至少也要弄清楚刘波与赵家良有无关系、有无联系,至少也要弄清楚那个柳莺与赵家良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啊?”
  “那怎么办,是不是等那个柳莺苏醒以后,听听她怎么说?”
  “万一她说不出什么来呢?”
  “你看到底怎么办?”
  “刘波的案子仍然由宣堡分局办,也就是说仍然由赵家良抓,我知道刑侦的事是于德海直接抓,赵家良不可能干扰到于德海。”
  “好的,好的。那么……”
  “赵家良的事要查,但你们局里的督察、纪检不要出面,他们一出面,闹得鸡飞狗跳的,不行。我这边也不准备立案。我们必须想其他办法处理,把问题查清了就行。具体方案我还要向书记汇报一下再作决定。这两天你就作为啥也不知道,我这边如果有人去找你,你就配合工作,好吗?”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盈儿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1:54:05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6:21:52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21:05:29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5 18:29:56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万水千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6-03-23 11:53:58给您送了鲜花36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