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三章 蹊跷车祸(上)文字大小:  

鲜花:125朵  送花   作者:山左王氏     阅读:1989     发表时间:2016-01-18 12:30:31    评论:1     字数:5918

【编者按】赵家良接到急报,柳莺出了车祸。逆行车辆,造成一死两伤,其中一个就是柳莺。肇事车辆逃逸,司机身份不明。几经波折,加上“眼线”的介入,很快查明车辆是辆桑塔纳,原来就有伤。是一个纸管老板放在大修厂的车。很快死者身份查清,犯罪嫌疑人也有了线索。迷雾重重,总有拔云见曰真相大白之时。期待精彩再现,祝福冬安。【编辑:盈儿】

  柳莺被汽车撞了!
  ……
  赵家良近来很累,这天晚上又是早早地上床睡觉。正睡得迷迷糊糊,床头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
  局里有个规矩,下班以后,一般性的事情尽量由值班人员处置掉。难以当时处置而又不很紧迫的事可以留到第二天上班后处理,尽量不去惊动主要领导。现在,赵家良的手机里传出于德海那粗犷、焦躁的大嗓门,赵家良顿时明白:出事了!
  于德海告诉赵家良,半小时前,国庆路上出了一起交通事故,死一人伤二人,市里面的交警支队二大队先出的现场,由于肇事者逃逸以及现场勘查发现肇事者有故意撞人嫌疑,所以通知辖区分局刑侦大队去配合勘查侦破。于德海他们到场时,两位伤者己被120车拉走了。现在正在继续勘查。于德海最后说:“本来这个事不需要向你汇报。但是现场勘查时,我发现一个女包里有柳莺的身份证和银行卡……”
  “死了还是伤了?”赵家良急急地问。
  “赵局,你冷静些,她早就去了医院了,这里地上的死者不是她。”
  赵家良给小吴打了个电话,摸摸索索地穿衣戴帽,刚刚打点好,就听见奥迪车在楼下“嘀——嘀”地响了两声喇叭。赵家良来不及与陈虹说话,一转身就冲出了家门。
  事故——鉴于肇事者逃逸,已触犯刑律,故也可以称之为案件——发生在长征路和国庆路的交叉口向南约200米处,距市中心的文化广场仅隔两个路口。南北方向的国庆路非常宽阔,路灯明亮,通行条件很好。在车辆稀少时,一些跑步锻练的人干脆将国庆路当成马拉松的赛道,从来没有发生过大的交通事故。
  国庆路是中心城区鼓楼区和宣堡区的分界线,事故主发地点在宣堡区这一侧,所以刑侦事宜由宣堡分局管。
  交警二大队和宣堡分局的四辆警车开着大灯,照得现场如同白昼。交警们在现场周边扯上了隔离带,有人在忙着拍照,有人在忙着测量轮胎印、绘制现场图,还有两个人蹲在那位死者的旁边,大约是在研究撞击时的情景。于德海与二大队的队长站在一边,指手划脚地交谈。
  赵家良的奥迪轻轻地停下。赵家良大踏步走过来,与二大队队长打过招呼以后,目光就转向了于德海。
  “蹊跷,真的有些蹊跷!”于德海的大手向国庆路南面一指:“晚饭以后,柳莺她们从南面走过来,当时路上没有车,也没有别的行人。肇事的桑塔纳车从北向南开,原来是顺行,看到她们就斜插过来,逆行撞了上去,先撞的她——”于德海指了指地上的死者,“然后撞着了柳莺——或者说是碰着了柳莺,把她碰倒了。”
  于德海带着赵家良来到死者后面十来米处,地上用白笔划了一个醒目的大圈,圈里有一摊鲜血,那是柳莺的血!
  二大队的队长介绍说:“这位伤者伤得不重。车子已经向右打了方向,随着惯性横着滑过来——也就是说,漂移了一下,”他指了指地上的那滩鲜血:“估计这位伤者已经转身想跑,撞的她的臀部,致使她扑倒在地,这些血都是从鼻孔里流出来的。”
  “肇事车开跑了?”赵家良问。
  “肇事车开进对面路面后,又来了一个向左急转,沿顺行车道向南逃跑了。马路对面停着几辆无证的士,等着做夜总会小姐、客人的生意,肇事车向左急打方向,又致使车尾部向右甩,甩中了一辆无证的士的中部,致使车内的司机受轻伤。”
  赵家良皱着眉头,四处观察了一番,慢慢地走到死者身边。
  死者中等身材,穿着黑色短衣短裙,化着淡妆,一看就知道是位职业女性,很可能是什么企业的白领或什么饭店、会所的领班。她身上并没有破皮破肉,静静地躺在冷冰冰的地上,似乎是睡着了。于德海手下的刑事勘探民警已确认其死亡,但这位死者还要在这儿等一会儿,等候医院的医师前来检查确定一下再行处置。二大队队长说,刚才已经来过两辆120车,拉走了两位伤者。
  “知道她的身份了吗?”赵家良看着地上的死者问。
  “这个人身上只有几百元钱,其余什么东西也没有。”二大队队长说。
  “手机有吗?”
  “哦,有。”
  “喔,她的身份好查,主要疑问是事故性质问题。”于德海说。
  “的——嘟——,的——嘟——”又一辆救护车鸣叫着开过来了。在这种环境中,救护车的鸣叫声更显得刺耳。
  平时,兄弟们喝酒吹牛时,有人说咱们的警笛声好像在吼:“完——啦,完——啦——”;119的鸣笛好像在喊:“火——啊,火——啊——”;而120的鸣笛则似乎在叫:“救——命,救——命——”。当时,赵家良只是感到那位兄弟形容得有点像,只是跟着大伙一起笑,此时此刻,听着这一声接一声淒厉的“救命”声,赵家良忽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警察们恭恭敬敬地站在旁边,让那几位穿白大褂的人近前查看死者。一位年龄稍大的男医士摸出一支钢笔一样细的手电筒,翻开死者的眼皮,用手电光对着眼球晃了几下,他摇了摇头,阴沉着脸站了起来。两位年轻人拎来了手提式心电图机,将触头按在死者胸部、手部。带队的男医师对二大队队长和赵家良说:“你们的刑事勘探民警已经检查过了,我们只是走个程序。”他一边说话一边扫视了一下心电图机的显示屏。赵家良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显示屏上一道绿色的、笔直的横线在显烁着。
  “尸体由你们处理。”120的带队医生说:“如需解剖、检查,你们有法医。我们只能这样了,告辞。”
  120车无精打彩地开走了,既没有闪警示灯,也没有喊“救命”。
  马路对面开无证的士的司机们张罗着将受伤的司机送上120急救车以后并没有离去。要在平时,这些人看见交警犹如老鼠碰见了猫,早就脚底抹油——逃了。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也顾不上这个了,都围在隔离线外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殡仪馆来了车,拖走了死者。二大队的拖车开过来拉走了被撞的那辆无证的士。二大队的人员准备撤离,队长在与赵家良和于德海沟通情况,商议下一步的处理措施。
  “下一步的大事有两个,一是查明死者身份,这个由我负责。二是查肇事车、肇事人。刚才我查问了市局的监控人员,他们说肇事车没有出城,我估计那辆破车也开不出城去。因此,查出这辆车也没有太大的困难,这个事是你们的专长,我就等着你们的消息了。控制了肇事的那个家伙,让我来好好地审他一审,这个案子就差不多了。再下一步,善后工作可是你们二大队的工作范畴,我们管不着。”于德海有条有理的几句话,把所有的事情都讲完了。
  “好吧,就这么定。赵局、于队辛苦,再见。”二大队队长挥了挥手,转身上车,将他的人马撤走了。
  于德海向赵家良使了个眼色,走向了那帮“野鸡”司机。于德海黑着脸对他们训话:“你们开黑车拉客,屡教不改,本应处罚,今天因你们报案及时,就免予处罚了。你们全部跟我去分局,把你们看到的事故情况详细地做个笔录,就放你们回去。”于是这几辆无证的的士大张旗鼓地开进了宣堡分局。
  司机们一致确认,肇事车辆是黑色桑塔纳2000,原来就有伤。对于肇事者的外貌,谁也没有看清楚。问来问去,也问不出其他的线索。只是一位司机提出了一个见解值得参考。他说,他怀疑肇事者故意针对两名女性中的一人实施撞击,不料撞击前他发现这两个女人靠得太近,于是向右急打方向,造成了飘移,一下子将后一个人也撞了。
  “伤者和死者是并排走的吗?”赵家良问。
  “不是。个子高的走在后面,原来距离有七八十米,个子高的走得快,渐渐赶了上来,出事时,己经与死者接近了。如果不出事,她会超到前面去。”
  赵家良翻看勘查记录:死者所在位置与柳莺那滩血迹的位置是6.9米,根据车轮印迹判断的撞击点位置与柳莺那滩血迹的位置是11米。
  打发走了那些司机,于德海对赵家良说:“这事情也没多大难度,我来搞,抓紧把案子结了。你回家休息吧。”
  赵家良点了点头,不声不响地转身走了。
  朝霞在东方燃烧,将赵家良的车内映得通红,令赵家良想起了柳莺流在现场的那一滩血。一想到柳莺,又想起那位可怜的死者,此刻,她靜静地、孤孤寂寂地躺在殡仪馆的冰柜里,再也见不到鲜红的太阳了。
  车到小区门口,小吴照例从车镜里察看赵家良。小吴吓了一大跳——赵家良脸色煞白,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傻了一样。
  “赵局。”小吴喊了一声。
  “嗯。”赵家良从沉思中醒来。奧迪车已经停到了他家楼下。
  
  于德海果然名不虚传,他在办公室里坐了不大一会儿,估计赵家良在家里还没有睡着,那位死者的身份就被他查清了。
  于德海在市内有许多“朋友”,所谓“朋友”,实则眼线,这些人三教九流,什么身份都有。由于于德海用各种方式将他们控在手心,所以这些人的“工作”积极性都很高。根据死者无挎包、无身份证、未用交通工具这一情况,于德海断定此人住在附近,可能在附近上班。刚才,他拿起电话,向几个“朋友”通报了情况,不大一会,反馈就来了:一个“朋友”反映,死者很可能是大浪淘沙会馆的大堂领班茹苇,这个“朋友”与茹苇很熟,知道茹苇昨天上的白班,上午十点钟上班,下午六点半下班。他亲眼看见茹苇昨天下午七点左右回家的,而茹苇的借住房正位于国庆路北头,出事地点位于茹苇回家路线的中段。
  “你到我这儿来一下。”于德海说。
  在会所工作的人都必须登记,附身份证复印件报公安局治安科备案。于德海刚刚将大浪淘沙的备案资料调出来,那位“朋友”就赶来了。不到一分钟,就将茹苇的登记表翻了出来。
  于德海与他那位“朋友”大眼瞪小眼。
  “是她吗?”于德海想核实一下。
  “……我,我问你,是她吗?”“朋友”急了,他指着菇苇的身份证复印件上的照片结结巴巴地反问于德海。
  “废话,不是她是谁?”于德海黑着脸,扔了一枝烟给那个“朋友”。
  打发走了“朋友”,于德海往椅子上一仰,打起了呼噜。
  正睡到酣处,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起来。电话是技术科打来的,发生案情以后,他们连夜赶到局里,反反复复地审看监控录像,将肇事车的行动轨迹清晰地勾画出来。
  这个轨迹是一个环形,肇事车从南二环路口出现,从北边进入国庆路,向南开行。在距肇事地点约250米处停了十分钟,随后继续前行,肇事后逃至国庆南路尽头处消失,图像上呈现一个“U”字形。
  “这里的监控坏了吗?”于德海指着“U”字形顶端的空档处问。
  “没有。”技术处人员回答。
  “没有坏?”于德海不解。
  “于大队,不是没有坏,而是没有装。”
  “哦,到那里去看看。”
  “U”字形空档有300来米,再向南是新开发区,有几条大道,几条叉道通往区里。如果从开发区里逃出去,也可以上高速。还好,据无证司机反映,那辆肇事车原来就有伤,目标太明显,不经修理是很难逃脱的。
  “原来就有伤……修理……”于德海一下子想起了南二环有一家风华汽修厂,就位于“U”字形的缺口附近。
  于德海拿出了无线电通讯机,大声地发布命令:“二中队,二中队,立即出发,到风华汽修厂查肇事车,抓人!”
  风华汽修厂是市局定点的车辆检修单位,负责局里的公务用车维修保养和道路交通事故的事故车辆的维修,路查查到的配置不合要求、刹车不灵、灯光不明以及外表不清洁的车辆也都往这里送。汽修厂的修理工都喜欢借试车为名,开着伤车病车上街兜风,甚至用来办私事。风华汽修厂是市局定点的,有“公安”这个背景,那些修理工有恃无恐,把人家的车当成自家的车使用,也没人提意见。
  于德海来到了风华汽修厂。汽修厂里面很大,门面却是老旧肮脏,传达室里就像修自行车师傅的工作间,满是油污。看门老头正在吃稀饭、油条,一见于德海,连忙请他进去坐。
  于德海眼睛一睃,转身从墙角落里拉出一条板凳,往传达室门口一放,像个太爷一样坐在那里,这个动静类似鲁智深拳打镇关西前,坐在镇关西肉铺前面等着找碴儿下手的样子。
  二中队的人马来了,队长向于德海敬礼。
  于德海也没有起身还礼,他用夹着香烟的右手向身后一挥:“去,先查修理区。”
  于德海懒得参与二中队的行动,像这种事情他已经经历过几十次,经验告诉他,肇事车百分之百藏在这里,寻车抓人比探囊取物还要容易。
  于德海身后是一块小地坪,地坪右侧,巨大的修理区一片乱七八糟的景象。一排排的起重台和检修坑上停放着数十辆各种各样的汽车,有些机械工、装配工、电气工正在汽车旁边忙碌。修理区后面是金属加工间,一台台车床发出嗡隆嗡隆的运转声和刺耳的切削声。在钢骨平板瓦结构的天棚下面,桥式吊车轻轻地抓起一部分车身、前桥和后桥、发动机以及其他组合部件,自动搬运车在行车道上辘辘地行驶。空气中弥散着经久不息的噪音以及热金属和机油的气味。
  工人们看到来了这么多警察,不少人好奇地围过来。二中队的人顾不上与他们打招呼,一伙人直扑检修坑,很遗憾,几十个坑上的待修车均不是他们要找的。
  “有没有一辆黑桑塔纳两千?”中队长向工人们发问。
  “喔,那辆破车喔,送来十来天了。”一位带班班长说。原来,那辆破车的车主是宣堡区的一家号称纸管大王的王老板。王老板喜欢钓鱼,这辆老车专门用于周末去钓鱼。十天前,王老板出发钓鱼时,不小心在路边的树干上碰了一下,回来时通过一段维修路段,又在路中间的临时隔离栅栏上刮蹭了几下,车子破了相,但未伤筋骨,开起来照样跑。王老板早就有了新车,没将这辆老车放在心上。回来后,他派人将这辆伤车开进了风华汽修厂,往这里一放,到昨天才来洽谈修理事宜。初步查下来,这辆车机器没问题,外壳全部要换。就在一小时前,工人们动手把壳子拆了。
  带班班长边说边用手一指:“喏,那边。”
  离他们不远的一个坑上,一具扒去了外壳的车身像一只大蛤蟆一样趴在那里。
  “壳体,壳体呢?”中队长急急地问。
  “哦,在仓库。本来是当废铁处理,因为上面有多处外伤,为了慎重,老板叫我们放到仓库保存一段时间,没人来查再弄出来卖掉。这不……一大早你们就来了……”
  赶到仓库一查看,左侧壳体有一个明显的撞过人的痕迹。
  “刚才看过车轮胎了吗?”中队长问他旁边的两位青年民警。
  “看过了,与现场轮胎印吻合。”
  中队长一把拉住那位带班班长:“昨天夜里这里有人上班吗?”
  “有啊,我们在啊,我们是夜班,你们如果不来,我们就准备走了。”
  “昨天你们上班时是谁用了这辆车?”
  “没有谁用过……哦,不是确定今天动手修吗?刘波昨天晚饭后开出去试了一下车。”
  “哪些人看到刘波去试车的?”
  “哦,晚饭后是交接班的空档,这里没人,我正好来上班,在门口看见的,门卫也可以证明呀,你可以去问问。”
  “谁是刘波?”
  “他是白班,还没来呢。”
  “走!”
  二中队的人带着汽修厂的门卫,直扑刘波家,像拎小鸡一样,将刘波拎上了警车。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盈儿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1:54:05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6:21:52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21:05:29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5 18:29:56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万水千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6-03-23 11:53:58给您送了鲜花36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