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二章 美女柳莺(下)文字大小:  

鲜花:125朵  送花   作者:山左王氏     阅读:1815     发表时间:2016-01-18 12:12:20    评论:1     字数:3061

【编者按】集美丽才华于一身的柳莺,并没有遇到理想的爱情。男友杜专只把她当成名片炫耀,私下还与别人玩着暧昧,偶然的机会,他的秘密被柳莺的闺蜜许菲发现。柳莺对爱情与婚姻产生了恐惧,杜家良如兄长般的出谋化策,让柳莺的心一步步靠近。她是否会接受杜家良的建议,对杜专作出试探呢?我们试目以待,期待下集。【编辑:盈儿】

  柳莺的乐观渐渐被失望所代替,直觉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柳莺:现在的她,只是杜专的一个玩伴,甚至与男玩伴并无区别,杜专不缺少女人,他没有放弃柳莺,只是准备将她当作名画收藏,当作名片使用。
  财务室的小出纳许菲是柳莺的粉丝。小出纳许菲个子小,骨骼细,真的够小的。她一天到晚贪吃增肥,力保体重不掉下四十公斤的底线。看着人高马大、美艳惊人的柳莺,不由许菲不生出无限的羡慕和崇拜。当然,柳莺在业务上也高过许菲一头,许菲不会将钱数错,但对于账理不甚了了,而柳莺只要看一看资产负债表,对这个单位的规模、实力、效益、经营状况就会了如指掌。平时,小出纳许菲少不了柳莺的帮带。
  前些天的一个中午,闲着无事,许菲和柳莺坐在一起谈起了女人的悄悄话。
  许菲问柳莺:“姐,你与杜专有没有‘那个’?”
  柳莺红了脸:“你瞎说什么呀,我与他一没有结婚二没有订婚,怎么好‘那个’?”
  “喔,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怕你上当吃亏。”
  柳莺不再扯自己的事,她对许菲说:“菲菲,你对姐好,姐也对你好。姐以后出嫁到哪里,就在哪里帮你找一个好人,咱俩还可以经常玩。”
  “姐,你不是已经……”
  “你说的杜专吗?我已经告诉你了,一没有订婚二没有结婚,什么也不是!”
  “那你们……”
  “好妹妹,你不是怕我吃亏上当吗,那你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
  迟疑了半天,许菲终于吱吱唔唔地说:“我偷看了他的手机。”
  半个月前,杜专窜到财务室,正巧柳莺去了银行,杜专就坐在柳莺位置上玩手机。许菲到柳莺桌子上找东西,发现杜专在收发短信,许菲忽然生出一个想法:看看他和柳莺在短信中聊些什么,再寻机会取笑柳莺。
  许菲磨磨蹭蹭地找东西,用眼角余光往杜专的手机上瞄。瞄上了不到一秒钟,她就慌张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她并没有看到短信的任何具体内容,她只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个称呼——“老公……”
  柳莺是绝对不会这样称呼杜专的,这一点许菲非常肯定。
  “姐,”许菲轻声告诉柳莺:“我只看到了两个字——老公。”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看到。看了也没用,现在的人搞男女关系都是用假名,不是有一个贪官化名‘雷锋’吗?还有个贪官更坏,将情人化名‘10086’……”
  “菲菲,跟别人不要说。”
  “我知道。姐,你的事情你自己作主。我建议你不要太老实了,你也乘早去找个把你真心喜欢的人处处朋友,免得到时侯落了空。”
  柳莺一把抱住了许菲:“傻妹妹,姐落什么空,姐又不是嫁不出去。”
  5月1日是柳莺的生日。杜专对于柳莺与他交往以来的第一个生日表现出应有的重视,预先制订了一个“上海——釜山——香港”七日游的庆生方案。杜专拿着国际旅行社印制的“上海——釜山——香港”旅游宣传册来到财务室。柳莺被那铜版胶印的精美彩图吸引了,饶有兴致地仔细欣赏。
  “风景太美了!”柳莺对许菲说。许菲用大惑不解的眼光看着她。
  “再加上碧海蓝天,惠风和畅,去兜上几天真是太惬意了。”柳莺又说。许菲低下头看报表,不理柳莺。
  柳莺顾左右而言他:“菲菲,以后有机会姐带你去兜一兜,好吗?姐这一趟可去不了……”
  许菲又抬起头看着她,听着她说。
  “姐现在是柳莺,去了回来就不是柳莺了。”
  “是什么?”
  “破鞋。一只破鞋。”
  杜专怏怏地走了。
  这些天柳莺的爸妈也没有闲着。丫头这么大了,给她做生日的机会不多,这一回要好好地办一场酒,亲戚好友都要请过来……办这种喜庆事很麻烦人,有多少人手都不够用。老爷子正在寻思杜专怎么没来帮帮忙,柳莺告诉他,杜专去省里参加什么“机电一体化”研讨会去了。老爷子听后沉默不语。
  过生日之前,有许多事情要办理:买糖果,买香烟,买服装,订饭店,发邀请……柳莺请了两天假,把全副精力投入到这些事情中。有些老亲戚提前一天两天就来了,白天,亲戚们和柳莺一家人一起,浩浩荡荡地出去逛街、买东西,晚上,男人就睡在客厅地板上,女人们挤到柳莺和她妈妈的床上,瞎对付。柳莺仿佛又回到了儿童时代,终日沉浸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和愉悦之中,感到心口这个部位一阵一阵的涌动,充满了甜蜜的情愫。她暗暗地想:真正的恋爱大约也是这种滋味吧,那么,杜专为什么不能给我带来这种滋味呢?
  生日大典那一天,杜专人虽没有来,礼倒是没有缺,他托人送来一瓶名贵的法国雅丝兰黛香水,一个红玫瑰花篮,一个小小的、精美的礼盒。打开礼盒一看,是一个由四串红珊瑚珠串组合成的手串。妈妈捧着珊瑚珠串仔细欣赏,爱不释手,爸爸从鼻孔眼里“哼”了一声,转过身去,别着手踱走了。
  “妈妈,我真的不想出门,我想跟着你们过一辈子。”柳莺忽然傻乎乎地说。
  “傻丫头!”妈妈笑着嗔她。
  ……
  
  对于柳莺与杜专的关系问题,赵家良感到有必要帮柳莺出出主意。说什么呢?赵家良真想直截了当地说:那个杜专,什么玩意?你这么看重他干什么?又一想,宁拆百间房,不破一门婚,我还是认真地帮她策划策划吧。
  “你不要跟我来虚的,什么感觉不感觉的,你直接告诉我,他在外面又交女朋友了吗?你告诉我,我帮你拿主张。”赵家良严肃地说。
  “他……他一贯……”
  “领证以前有一点小问题,找个把小姐,那就算了。只要不去扯到感情啊,恋爱啊,你就原谅原谅,不少男人结婚以后就变好了。”
  “不,我估计他有了别的人了。”
  赵家良不语。一个姑娘家把话说到这种程度已经够了,很可能杜专的心已经被别一个女人占去了。赵家良思虑再三,帮柳莺策划了一个主意:让柳莺的老板出面,去找杜专的爸爸妈妈谈,直接提出她与杜专领证结婚的事,这样对方的真实想法就会暴露出来。也许对方会高度重视,抓紧办理,与柳莺把证领了,一旦话语不对,那就干脆“短痛”。
  “我不想谈了,我单身。”柳莺丧气地说。
  “柳莺,你又要与我商量,又不听我说,这怎么行呢?你不想与杜专谈,谁也不会拦你。但是你又说要单身干什么?是不是在你眼中除了杜专就没有合适的人了,你要单身?”
  “……”
  “你有这么好的素质,这么优秀的条件,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我们局里有不少帅哥,要不要给你挑一个?”
  “去去去……喂,我哪里优秀?”
  “美人坯子啊,才女啊,文学家,书法家,还会抓坏蛋,又热爱体育,是中国击剑队的‘预备队员’嘛,你优秀的地方太多,我还没有说完呢……”
  “去去去……”柳莺挂断了电话。
  有一种女孩,在母亲面前是没有任何秘密的,柳莺就是这样的女孩。过不几天,她就将她告诉赵家良的话以及赵家良为她出的主意告诉了妈妈。柳莺的妈妈是一个农村妇女,没什么主见,马上又搬出了老头子商议。
  “是谁帮她出的这个馊主意?”老头子愤怒极了。
  “为什么是馊主意?”妈妈大惑不解。
  “我们出面请人家娶我家姑娘?搞错了没有?我家丫头卖不出去了还是怎么的?好吧,我就去吧,我去请她们老板告诉姓杜的:我不同意做这门亲!咱们丫头到哪儿都找到比他好的!”
  老头子气呼呼地走出去了。
  母亲小心翼翼地对柳莺说:“儿啊,你别听老头子的,也别听那个赵局长的,你也不要去问那个小杜。你自己做主,你仔细地考虑考虑,这门亲能不能结?你要是心靠着他,我去找你们老板商议。你要是不想谈了,咱就把他的香水和珠子还给他,谁也不耽误谁。”
  “我才不去考虑呢,不谈了不谈了,坚决不谈了!”柳莺的决心已经下定了,但心中仍是一团乱麻。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盈儿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1:54:05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6:21:52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21:05:29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5 18:29:56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万水千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6-03-23 11:53:58给您送了鲜花36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