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栏目 > 生活百态

第一章 干部家庭(中)文字大小:  

鲜花:125朵  送花   作者:山左王氏     阅读:1841     发表时间:2015-12-10 11:14:50    评论:2     字数:5335

【编者按】我虽然有显赫的背景与家世,但婚姻与爱情也平淡无奇。妻子虽然有是千金之躯,却也亦如平常女孩一样,有着初恋情结。我与她没有轰轰烈烈,却也带给我感动,其实爱情的最终归宿是平淡。岳父虽是重量级人物,不也回归平淡的家庭生活,与儿女相伴的岁月吗。女儿出生,牙牙学语,我感受到初为人父的快乐,也有了人生启迪与感悟。使自己对信仰与理想更加坚定:我只想为党与人民做一点好事,不谋私利,平安度一生,不想千古留芳,只想善始终。文字细腻,没有跌宕起伏,为以后的精彩或许意外埋下伏笔。我与读者一起期待。【编辑:盈儿】

  由于我胸无大志,我转业回来以后就混混噩噩地结婚了,老婆是我的高中同学季君。季君长得不错,上学时我就直言不讳地夸她漂亮,也许她因我的夸赞而产生了一些想法,单独和我在一起时总有点不自在的样子。不过我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我只是实事求是地夸夸她而已。我在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深造期间听说过她在南京读大学,再后来就没有她的音信了。我回到铁源以后才知道她大学毕业后在铁源市的省立高中教书,后来当上了班主任。我与她开始谈亲时一点激情也没有,一点过程也没有,简单到极点!介绍人说她一直在等着我,我说我怎么不知道?介绍人说:人家不敢开口,因为你名气太大,外面的优秀女人很多。我说:是呀,还好,我在外面很忙,没时间顾及这个事,如果我结婚了,她不是白等?介绍人说:你在外面结了婚,她就不等了。你知道吗,她自己有这个身份、这个“卖相”,她老头子季昨非又是铁源市的太上皇级的大人物,等着她、巴着她的男人不在少数啊……当时我心里就想:阿呀我的妈呀,算了吧,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谈的,赶快入洞房吧!
  我的婚姻大事看似很简单、很容易,说起来好像说快板一样。事实情况却不是这样,或者不完全是这样。我和季君在确立关系以前,并不像玉皇大帝身边的金童玉女那样纯洁,家里也并不是没有张罗着“找亲家”,社会上的同龄异性也并不是没有向我们进攻,因此,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我不知道季君上大学时有没有什么花头,但我知道季君在读高中时对我就有一点拎不清,只是没有得到发展的机会。我还知道她回铁源工作以后,经人介绍就谈过两三个。还好,所谓的谈,不是和人家手拉着手,花前月下地谈,而是由介绍人牵线,双方见面,家长沟通,确定初步意向这样的做买卖生意一样的谈。她谈的结果往往是不了了之,各奔东西。不过,有一次是很玄的,玄得差一点儿将木头做成了舟。她那一次是与邻市的一位军转干部谈的,人家是正团下来的,在市里分管文教卫生,像这类级别、这种身份的人尚未结婚的太少了,季君真的没有理由拒绝,她也真的没有拒绝。意向达成以后,人家大张旗鼓,请了匠人,按上海的风格搞装修,按捷克的样式打家具,忙了好几个月,待到一切就绪,进入最后的一个环节——协商典礼日程的时候,季君突然变卦了!
  季君的变卦似乎与我没有任何关系,那时候我和她没有任何联系,我没有干这种缺德事,破坏那位素不相识的战友的婚姻。我与季君“木已成舟”以后,对于她悔婚这件事,我多次进行了考问和试探,季君也没有瞞我的意思,却始终说不出个所以然,她只是说:“不知道为什么。”
  蛛丝马迹还是有的。她悔婚的时候,正是我在部队谈的对象与我分手的时候。当初我谈对象的情况也和季君谈亲的情况差不多,自己没有主动。她是由妈妈以及亲啊友的给她张罗,我是由领导上给我“安排”。那个时候我的工作关系在炮团政治处挂着,人却终日被借在师部用,后来借的时间长了,大约师领导也有点不好意思,这才将我落在政治部宣传科当科长。我这个科长没有组织干部科的科长份量重,但是比他热闹,表彰大会、动员大会、庆功大会、宣讲活动等露脸的活儿全部是我们的,我整天忙得脚后跟打到屁股,想不到谈恋爱这种事。我谈恋爱是躺着中的枪:不知哪些领导串通起来搞恶作剧,在我住院时调了一个人模人样的护理员来护理我,护理的结果,产生了终生护理我的意向。我爸爸是一机部出名的机械专家,那年冬天,他的食道中段生了癌,手术以后,我们请了假,一起去伺候他。此后她经常请假去伺候我爸爸,我对她心存感激,也很有感情。我们都没有觉察,在我爸爸生病以后,双方家庭就产生裂痕了,主要是对方要求我到她家去生活,因为她们那里是大城市、好城市——杭州,她们没有想到我妈妈的处境——一个女人在丧夫的同时又要失去拉扯了二十几年的儿子,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我爸爸的丧仪,应该由我们俩穿孝衣,叩谢亲友,但是她没有来。这种场合她不来,意味着她永远也不会到我家来了,我也永远不会让她到我家来了。季君既然一直在关注我,我的这个悲惨遭遇她不会不知道,我遭人抛弃,落拓成了光杆司令,难不成就是季君悔婚的原因?唉,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另外一点蛛丝马迹是她在笔记本上写了十首情诗,虽然沒有标注写作日期,但是观其内容,她抒情的对象似乎是我,或曰肯定是我。诗是这样写的:
  (一)
  披衣起坐泪痕多,扣抱香衾怨小哥。
  乱鬓青丝包瘦脸,痴颜对镜拂秋波。
  (二)
  绿茂红收动感伤,慵躯轻挪出闺房。
  残脂只合生愁绪,洗在香池有暗香。
  (三)
  铺天盖地起飞霞,小苑幽幽石径斜。
  款步轻移堂下看,翻阶彩蝶恋新花。
  (四)
  枇杷树下思初见,一点灵犀系娇燕。
  小果青青不可食,徘徊眷恋复盘旋。
  (五)
  放假回家冷落空,文姬寂寂入胡宫。
  修书欲诉心胸语,却告仙花染甲红。
  (六)
  薰风奏夏茂萱妍,玉轸佳人踏陌阡。
  汗透绡衾心畅远,哥哥在外可欢然?
  (七)
  泛舟濯足咏莲词,靓面莲华逗芳姿。
  水上花容今古赞,泥中白藕已生丝。
  (八)
  嫦娥寂寞悔为神,不恋风尘误此生。
  早晓君心非我意,洁身自好守何人?
  (九)
  纤云弄巧续佳期,倚户挨窗望昼曦。
  夜静更深朝北斗,飞针走线织毛衣。
  (十)
  西风烈烈雪加霜,我为阿谁伺亲堂。
  只道红梅迎白雪,心知冤家定还乡。
  季君对她的笔记本以及一些写得好的教案视若珍宝而秘藏,但是对我不保密。我曾经建议她将那些演说词一样的有水平、有激情的教案交由我改成散文或论文去发表,她没有同意。我的情感很丰富,但并不是玩世不恭的人,我于无意中阅览了她写的这些情诗以后,心情很沉重,很感动,也感到很幸福。修来这种重情重义的好老婆真是我前世的福缘。
  也许是老革命沉得住气,也许是老干部目光远大,也许是老父亲宽宏大量,我的岳父季昨非对她女儿的悔婚没有表示反对。我回铁源以后,在政府大院里经常碰到他,我对他恭恭敬敬,他对我客客气气。我和他女儿谈上了以后,他也没有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去谈过话。后来有一次我到他家里去了,那是我和季君看过电影以后的事。看电影时,季君主动地抓住了我的手。我这双手没有肉气,还长着两个灰指甲,除了傻瓜季君以外,不可能会有别的姑娘对我的手感兴趣。我知道,季君这个傻瓜抓我的手,不是她作风不好,不顾羞耻,而是在发泄她积蓄已久的情感。从高中同窗到现在,十几年下来了,这还是第一次发生“肉体接触”呢,我也有些动情了。散场以后,送她到家,她提出要我进去坐一坐。我也不傻,她的家里与市府大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场合,到她家里去坐,就好比到考场去“坐”,坐下来就要看她爸爸妈妈的脸色,脸色好,我俩入洞房的事就有戏,如果他们阴阳怪气的,恐怕还有麻烦呢!
  出乎意料,见到我,季昨非既没有青眼相加也没有阴阳怪气,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好像我是他的儿子,刚刚下班回来。他和我坐在一主一宾的位置上说话,我那丈母娘给我倒了一杯茶。看样子丈母娘倒是很欢喜我,她坐在一边,忽闪着眼睛,高兴地看着我。
  季昨非问我的房子分在哪里,钱交了没有,我说房子在教师公寓院外,钱是一次性算尽的,交掉了。教师公寓院子里面是密密层层的6层小楼,很拥挤,院外则是两幢18层的大楼,是政府部门的人住的。季昨非说的“分房子”,只说对了一半,因为分给我以后还要我掏钱买,不是白分给我的。
  “你们那里马路边上有一个卖报纸的西施。”季昨非忽然看着我说。
  我上班下班从来没有注意到马路边上卖报纸的人,我们办公室的报纸我都没时间看。但是,如果早些知道西施在我的宿舍门外卖报,我好歹也要去照顾照顾她的生意。第二天早上我就去现场考察,这才发现那里果然有一个活动小报亭,卖报的女人四十多岁,模样儿挺好,像个欧洲人,烫着头,化了妆,有戒指,有项链,见人就说话,不管你买不买她的报纸。没有想到,季昨非这个老前辈对妇女工作这么关心在意,在我宿舍外面这个不显眼的地方有个卖报西施他都知道。
  “写东西要有观点,有指导性,张书记不喜欢空洞的话。”他老人家吸着烟,漫不经心地自言自语,实际上在教导我。于是,我连忙“嗯”了一声。
  我们市府办的几个人有分工,我分在张书记后面。我写东西前,总是先将领导的想法、意图吃透了,编个提纲向领导汇报一下,然后再下手写。另外,我写的材料里所用的事例、所表扬的对象一概都是领导所欣赏、所满意的,所以,会议组织者通过材料时,对我写的东西一般都是一次通过,不会有大的修改。
  “你爸爸是一个大才,可惜死得太早。”季昨非又点上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看着我说。我心里想:我爸爸如果没有死,我坐在季家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想到这里,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季昨非要求我找了对象以后将妈妈带过来,帮着煮煮洗洗的。我简直听不明白:我正在跟你的女儿搞对象,你又叫我到哪里去找什么对象?当然,想了一下我就弄明白了——老革命所说的“找对象”,指的就是入洞房。
  “哦——”我这才答应他。
  “你今天不要过去了,就住在这儿。”季昨非在烟缸里掐灭了烟头,抬起头来对我说。
  他的话刚刚落音,我丈母娘就起身到房间里抱出了被子、枕头,让我睡在三人沙发上。我的铺刚刚铺好,季昨非就走进房间去了。我躺在狭窄的“小床”上,安逸地想:估计“找对象”的事没有什么问题了。
  我和季君结婚以前并没有谈什么浪漫蒂克的话,最浪漫蒂克的事儿也就是拉手的那一次。结婚以后倒是过了一阵柔情蜜意的日子。她学的中文,会古文、诗词,知历史典故,无论是莎士比亚、泰戈尔还是鲁迅、高尔基,无论是焦仲卿、刘兰芝还是罗密欧、朱丽叶,没有难得住她的题目。有一次我把她抱在怀里,说:“我是一位古人,你也是一位古人。”她迷迷怔怔地回答:“嗯,是。”我尽情幻想,把自己当成张生,把她当成崔莺莺。我忽然问她:“我是谁?”她晕晕乎乎地呻吟着:“许,许汉文……”
  我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我是许仙?我抱的是一条白蛇啊!
  好景不长,结婚不久,这些浪漫蒂克就荡然无存了。我坐着耍笔杆子很累,她站着耍嘴皮子比我还累,回到家里还要忙这忙那的,忙完了才能上床,再也没有缠绵悱恻的雅兴。
  她常常喊腰疼,叫我给她揉。我学着浴室里的小姐给我按摩的姿式,像模像样地给她按摩,效果很好——我说的不是治疗效果,我说的效果是:每次按完了,她都要夸奖我一句“不错,蛮好”。
  有时候,她洗澡时打好了肥皂,叫我在她后背上抹几把,我每次都抹得很仔细,很认真。这倒不是因为我的“工作负责”,而是因为我一边慢慢地擦抹她的背,一边仔细地欣赏她的胴体,那种站着沐浴时的曲线太美妙了,与躺在床上的模样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有一次我洗澡时也叫她来帮我搓几下,她马马虎虎地抹了几下就将毛巾搭到我的肩膀上,逃回房间睡觉去了。我洗好澡爬上床,问她:“我身材怎么样?”
  “恶心……”她说。
  我的身材是很不错的,那么她说的恶心到底是指我的身材恶心还是指我身上的某些器官恶心呢?
  我诱导地问她:“你认为谁不恶心呀?
  “嗯……嗯……”我仔细一看,她已经进入了梦乡。
  有了宝宝以后,我们的生活又产生了新的乐趣。
  宝宝从小就好玩,好玩的原因是她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和要求。有人说新生儿没有啥子观点,我说有,真的有。她认为自己该睡了,她妈妈如硬给她喂奶她就哭;她认为她要吃奶了,她妈妈如不立即将奶头塞进她嘴里她就哭。她不想小便大便,抱着哄她尿尿屙屎她就哭,她自己想尿尿屙屎了,自行排泄在褥子上、裤裆里时她不哭,但是她排泄以后,如不及时给她清理她又要哭。稍微长大了一点,她有了智慧,懂得那个补充奶水的奶瓶子是个好东西,她不想让奶瓶子离开自己的手,无论睡多么死,奶瓶子总是捧在她手上,有时还迷迷糊糊地将奶瓶湊到鼻子上闻闻奶气。两岁多点,她就有了思维辨析能力,懂得察颜观色,拍妈妈的马屁。刚刚三岁就会在手机上翻图片,打电话。她不识王字和玉字,难辨三字和川字,这不影响她给我打电话,她知道她妈妈手机上的通讯录中哪个名字是老爸。她一按,我一接,就通上了话:
  “喂……”
  “啊——咦——啊——”
  “宝宝,叫爸爸。”
  “把把啊啊啊——”
  这时候手机里就会传来她妈咪的声音:“拜拜拜拜!”
  咔。挂断了。
  宝宝的成长,带给我的不仅是欢乐,还有许多人生启迪和感悟。我的宝宝生下来以后不断通过眼耳鼻舌身感受世界,接受知识,传到大脑里去形成认识,通过思想形成观点,我自己何尝不也是这样?学的过程后面就是应用过程,直到生命结束。这也和演戏差不多,先学戏,再演戏,直到完蛋。人一完蛋,就什么也没有了,跟没有到这个世界上来过一样。
  有了这些启迪和感悟,我对自己的信仰和理想更加坚定了,我只想为党和人民多做一点好事,不想谋私利、搞贪腐。我只想今生今世热热闹闹太太平平开开心心地度过,不想留芳百世、名垂千古。
  想到我的小宝宝现在能惹我欢喜,给我快乐,将来能伺候我于病榻,哭着送我上西天,我真是幸福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 文友盈儿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1:54:05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16:21:52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棱镜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0 21:05:29给您送了鲜花39
  • 文友老百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5-12-15 18:29:56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万水千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6-03-23 11:53:58给您送了鲜花36

读者评论 条评论